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一国文 > 国文教材

郭绍虞:大一国文教材之编纂经过与其旨趣(节选)
【时间:2009/12/8 】 【来源:《语文通论》,开明书店1941 】 【作者: 郭绍虞】 【已经浏览3140 次】

  一、引言

    大学一年级的国文,在各大学中向成问题,学生之需要不一致,学校各方面之期望不一致,即在国文系各教员之主张也往往不一致,顾此失彼,难求两全,所以有的大学索性根本取消第一年的国文,有的大学虽有第一年国文而国文系不负此责任,一听各学院各学系之各自为政。吾校既不能取消第一年国文,而又欲国文系负此责任,于是本系对于一年级国文教材的编纂,便成为历年讨论的问题。顾历年虽在改进途中,而总难得一具体的意见,究其原因,即由上述种种之不一致性难以解决的缘故。勉强欲调剂此种不一致性,于是会合众人之意旨,兼顾各方之需要,共同选业共同编,然以会议时间的不充分,结果也难副理想的期望。因此,又感觉到共同编纂也有事实上的困难。于是来年的大一国文教材,即由虞一人试编。这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因为选文本是费力而不讨好的事,其难副理想也自在意中,惟以选辑贵有选辑的宗旨,故由一人负责,或者比较容易看出编纂之旨趣。因此,我于编纂完竣以后,索性于序目编例中述其经过与选辑标准。此种编纂旨趣,本无何等重要之点,不过以其在各大学中均有同样的问题,而此问题所波及的,有文学上的问题,如文言白话之争是,有教育上的问题,如大学中学国文教学法之区别是;是以颇想乘此机会,贡其一得之愚,以就正于海内之研究文学与教育者。

  一年级的国文教材,现分为二种教本,一为《近代文编》,一为《学文示例》,我于《学文示例》中写一篇序以说明此二书之编纂旨趣。至近代文编之编纂旨趣则以涉及文言白话问题,故即用本期所载《新文艺运动应走的新途径》一文以代序;而于代序之外另有“编例”及“序目”。编例与序目因是旧的体裁故用文言,其他诸文均为白话,于是文言白话在本文中便成为不一致了;好在本文原是由数篇文字杂凑以成的,所以此种不一致,犹不关紧要。

  二、学文示例序

  作文法可说而不可说:而可说者却所谓“每自属文尤见其情”;而不可说者,又所谓“是盖轮扁所不得言,故亦非华说之所能精”。所以旧的如《论说入门》一类书固嫌其饾饤而无当性灵,即新的如《小品文作法》一类之书也何尝能道着边际,引人入胜。因此,这一类书便很少佳构。无已,只有夏丏尊、叶圣陶二先生合著的《文心》,利用故事的穿插,贯串成一部有条有理有系统的著作,深入而能显出,抽象的问题而能具体的说明,而说来又能头头是道,不是浮光掠影之谈,这不能不说是作文法中生面别开的空前著作了。

  然而,《文心》一书只是为中学生说法,在大学中用之便不甚相宜。我这般说,不是贬损了《文心》的价值,乃是说一切作文法中所可举以示人的问题,在《文心》中差不多都已说过了。假使为指导大学生的作文而再复述一遍则殊觉无谓,或欲勘进一层,则又属难能。何以故?因为这本非华说之所能精,所以中学生的作文法可说,而大学生的作文法则不可说。

  大学生的作文法不可说,而自大学取消预科之后,各大学的大一国文便成为全体必修的课目,而此全体必修课的目的,却又重在作文技巧的训练,于是大学的国文教学便成问题。假使不加注意,则年复一年,也许因为减少学生之兴趣,也许因为不合学生之需要,而教者谆谆,听者藐藐,或将使国文程度之低落,成为逐渐显著的现象。因此,我们对于大一国文的训练,对于大一国文课本的编纂,便不得不注意学生的兴趣问题,需要问题;易言之,既是如何与作文取得连系,而于作文训练多少得一些帮助。

  本书的编纂既是基于这种目的,这种需要而进行的。

  实在,大一国文课本的编纂,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仍循桐城旧法,选唐宋八家之文,不用说现在,即在前十几年的学生,也早已厌恶了。于是易之以学术文,美其名曰国故,上下古今,源源本本,在教者讲得滔滔不绝,在听者也听来亹亹忘倦,似乎有些成效了,然而眼之高无补于手之低,知识的获得原与技能的训练不一定有很深的关系,而学术文的训练遂归于失败。于是或易之以韵文或小品文,美其名曰纯文艺,唐人传奇,明清说部,六朝小品,苏黄短简,以及乐府诗词无不具备,横编的成为文体类例,纵编的成为文学史料,最低限度可以引起学生对于文艺的欣赏,然而适合于文学院的学生,却不一定适合理学院学生之需要,脾胃不同,爱憎斯异,而纯文艺的 也不能不谓为失败。于是又或因事制宜,谓文学院学生选授纯文艺的教材,谓法学院学生选授社会科学的教材,为理学院学生选授自然科学的教材,各得其宜,似乎也是理想的办法,然而其苦心可佩,其成效仍难睹,因为这与学术文的教材,同样有侧重知识的弊病。何况愈是狭义的应用往往愈不适于应用。由用言,原有无用之用,有超功利的用,而旧日文献中有关社会科学或自然科学的材料,更谈不到实际的应用。所以因事制宜的办法,也一样地行不通。

  再加以选材的标准稍高,则学生看不懂,句荆字棘,又无适当的工具书可供检查,于是惟有望文生叹,束书不观,而教员也只能逐字逐句地讲,遂与中学的国文教学法,并没有什么分别;标准稍低,则学生又因其太易,不免玩忽视之,而此课遂等于虚设,国文一课乃成为学生休息的机会。这由标准言,是编纂困难之一。又由选材的内容言,也有同样的困难。重在名著,则开明、北新各书局之活页文选早已选过,其教材必有许多为一部分学生所已习;若使避熟就生,固无学生复习之弊,然而文章艺术毕竟不如脍炙人口者完全佳,而且诵习脍炙人口之名著,即使未能欣赏其文艺,最低限度也可谓是了解一些国学的常识。在中学所诵习的,反是第一流的名著,在大学所诵习的,反是第二流的文章,这又如何能引起学生之兴趣!所以由内容言也是编纂困难之一。

  这是说编纂上的困难,至于应用上则更成问题。国文教学或重在思想之训练,或重在技巧之训练,原如车之双轮,鸟之双翼,不可偏废,但现时学生之通病,若用小品散文抒写杂感,是其所长,至于条理组织,是其所短,是则在思想训练已经稍有缺陷了,何况技巧上的训练也还有问题。自文学革命以来,文言白话俨成对垒,有的中学全重文言,有的中学全重白话,更有的随教员兴趣,甲教员来则讲文言,乙教员来则教白话,于是学生对于语言文字之训练本已难蕲一致。再加以语言文字之训练,与文学之训练在大学国文教学中又是同样的重要,而以此二者性质之不同,方法之互异,又不免有顾此失彼之意。所以欲蕲国文教本之能引起学生兴趣,能适合一般需要,能与作文取得连系,能避免中学教材之重复,能使教学方法与中学不同,能兼重思想与技能之训练,能兼重文言与白话之训练,能兼重语言文字与文学之训练,如百效膏,如万应锭,殆为事实上之所不可能。并非不可能,其原因乃在同一教本中,有文言,有白话,有文艺文,有学术文,有名著,有非名著,古今杂陈,新旧兼备,而复精粗不别,冶金锡于一炉,结果将使人茫然于是书编纂旨趣之所在。芜杂而无条理,虽具众美,却不能显其一美,这是所以欲求百效万应为不可能之故。

  因此,现在分编二书,一是《近代文编》,以思想训练为主而以技巧训练为辅,一即本书——《学文示例》,以技巧训练为主而以思想训练为辅。技巧与思想原即一件事的两方面,本有联带关系,为说明的方便虽可分而为二,但在实际上则训练思想而技巧的训练随之,训练技巧而思想的训练也随之,所以此二书之分编也不过是比较侧重在任何一方面而已。又,于《近代文编》侧重在语言文字之训练,于《学文示例》侧重在文学之训练,此二者也只是同一进程中的两阶段,自有连续关系;所以由大体言虽有所侧重,而论二书之内容则《近代文编》中不是没有文艺的作品,《学文示例》中也不是不讲语言文字运用的方法。至于白话文言,则二书中兼有之;兼有之,正可看出此二者之关系,而同时也能适合一般之需要。

  在应用上,《学文示例》当然与作文有关系,而《近代文编》以体分类,也正是为作文的帮助。所读即所作,这是我于编纂时所注意的一种目标。由一般情形言,往往读的是文言,而作的是白话,读的是学术文,而作的是小品文,更有时自由命题,于是学生或且抄袭旧作以塞责,而于作文重在训练的意义似乎更相背驰了。

  又,在应用上,《学文示例》固是一种新的编制,新的方法,但《近代文编》多选明显之作以便学生预习,这也是与中学国文教学法不同之处。这样,所以即使有中学读过的教材,而方法不同,而观感自别。同一教材,有比较,可参证,教者易于发挥,学者亦易于领悟;有讲授的教材,有参考的教材,自不会感觉单调而兴趣索然了。

  离之则双美,这是所以分编为二书,而二书仍是互相为辅的原因。

  (说明:全文共有五节,这里选的是第一第二节。全文原载《语文通论》一书,由开明书店印行于1941年。1939年《文学年报》第五期,4月)

  (何二元输入)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117117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