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全国学会 > 学会领导

沉痛悼念王步高先生
【时间:2017/11/3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1940 次】

    著名古典诗词研究学者、《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主编王步高,2017111日在南京逝世,享年70岁。王步高先生是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大学语文研究会会长,也是我们全国大学语文教师QQ群的长者,去世前几天还在群里和老师们交流。他在清华大学开设大学国文、唐宋诗词、格律诗写作三门课,每一门都被学生评为最受欢迎的课,他的教师生涯,从扬州中学,到东南大学,到清华大学,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最后定格在清华教学任上,可谓王者归去,山高水长。下面我们回溯一下王步高先生近十年来在大学语文领域留下的足迹。

王老师在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
天津南开 2016

  王步高先生是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他在十六届年会上主持会议,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他已经染病在身。

    王步高先生在提交年会的论文中说:我们呼唤大师,要回答钱学森之问,作为国文教师的我回答是,我们的国文教育出了问题,拖了后腿,这虽不是唯一的答案,却一定是几个最重要的答案之一。国文水平上不去,大师是出不来的。呼唤大师的同时,我们应呼唤国文教育的大提高;呼唤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时,不忘呼唤提高国文教育水平;他们也是可以绑定在一起,应该绑定在一起的。没有后者,前者实现是很难的。作为国文教师,认定国文教育的历史责任,就不会为自己的细微成就沾沾自喜,也更能认清我们自己格局狭隘、根基不深、知识欠缺、眼光短浅。看到我们与前辈清华人如王国维、陈寅恪的差距,就不再怨天尤人,以为怀才不遇;相反也不可望洋兴叹,萎靡不前。我们要认清自己的历史责任,为这三继承、三提高的使命,夙兴夜寐不懈努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先生用自己的生命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王步高先生在会上 

王步高先生主持小组讨论会

王步高先生与部分大学语文教师合影,右二杨建波副会长,右三笔者,右四甘肃陇南师专窦旭峰。

王步高老师在第十五届年会
郑州 2014

   王步高先生在第十五届年会上说:老师们,我个人从事大学语文教育20多年来的感受,大学语文是值得你把它作为真正的终身事业去做的,做好了不但对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有很高的价值,同时对我们的整个高等教育尤其是现代高等教育的在新时期的发展是很有作用的。我个人本来是搞唐诗、宋词的,这几年唐诗、宋词被我放到较为次要的位置上,倒是全力以赴更多的精力花在大学语文教学上。我觉得很值得去做,当然,我还做得很不好,有许多方面还不及在座的许多同志,在理论研究上深度上都还很不够,但是我劝同志们很好的重视这个事情,关心这个事情。我总是希望明天的同志能够一生把大学语文教育作为自己的努力方向,作为自己终身的一个事业。 (左一杨建波副会长,右一吉林大学文学院张富贵院长)

王步高副会长主持北京、河北、河南片小组讨论

  王步高副会长在这次年会上对笔者多有褒扬,他借主持点评说:何二元同志是咱们的老朋友,这么多年来扎扎实实地进行大学语文历史方面系统的研究。他办了网站,办了QQ群,这几年对于我们同行之间进行交流深入地开展,对于大学语文历史的研究,他做了扎实仔细的工作。他的不利条件,是他还只去了一个民办院校这样一个大学语文研究所的高度,不过比起过去的他单枪匹马没有经费的支持的情况,已经好多了。他今天的这个发言引经据典,某年某月某日什么事情,这些他引到了几条关于清华大学的材料,我自己在清华工作好多年了,但说实话我对这些材料不甚了了,他这些也做得很好。(图为与笔者合影)

王步高副会长与部分会议代表合影,左一何静副会长,右一上海理工大学王厚庆,右二中国教育报主编黄蔚。

    王步高先生回顾自己与夫人相濡以沫走过的一生,写下情深意切的《回眸》一文,说:是她支持我离开出版社到东南大学任教,支持我编《大学语文》教材,支持我进行大学语文教学改革、创建两门国家精品课程,支持我撰写《东南大学校歌》,是她鼓励我接受撰写《司空图评传》、《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等大量南大出版社的书稿,是她支持我退休后来清华大学任教。每次人生的低谷我都能重新跃起,每一个打击都变成进步的阶梯,都缘于她的推动。我很多的文章,著作,她是第一个读者和审稿人。我五十多部著作、教材的封面上,我的名字之前都应写上她——刘淑贞的名字。图为黄河边上,王步高先生与刘老师合影。

中国教育报社黄蔚主编是王步高先生的老朋友,曾报道过王步高的《我在清华教大学语文》。

 听闻王步高先生去世的消息,吉林农大于德信老师回忆说:2007年我在北京第一次见到王老师,就被王老师的激情感染,当天晚上去他的房间拜访,很快房间挤满了同行。后来几次会议都努力往王老师身边贴近,从王老师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今天才知道消息,王老师精神永存,一直也永远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把大学语文事业做好,是对王老师最好的纪念。图为与吉林农大于德信在黄河边上合影。

王步高老师在第十四届全国年会
海南 2012

王步高副会长主持小组讨论

王步高先生在年会各个场合与老师们交流大学语文教学体会。

王步高先生与东北财经学院文传学院邱院长合影

与大学语文教师合影:左一徐同林,右一笔者,右二王抗战

王步高老师在超星公司大学语文慕课会议
北京 2015
 

  2015125日至6日,超星集团课程服务研究院与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在北京举办“互联网+背景下大学语文信息化教学改革研讨会暨翻转课堂教学应用实务培训班”,全国40多名大学语文教师参加了培训。图为王步高先生在超星公司会上介绍自己的慕课。

王步高先生与超星集团阙超总经理亲切交谈

王步高老师在大学语文教师群北京沙龙活动
北京 2011

    20111113日,在教育部高校教师网络培训中心的支持下,“大学语文教师群”北京的群友组织了一次沙龙活动,闻讯而来的不仅有大学语文QQ群的老师,还有群外的大学语文教师,他们都表示回去后就要加入这个群。河北沧州、唐山的老师,甚至河南的老师,也专程赶到北京参加活动。 

  笔者在发言中说:大学语文并非只有“尴尬”和“边缘化”,大学语文还有老师们的坚守和希望,不要老是说教育部不重视,教育部不是抽象的,今天教育部高校教师网络培训中心提供场地热情招待我们举办沙龙活动,就是一种支持。王步高先生赞同笔者的发言。

王步高先生倾听河南周口的孙庭忠谈他们学校的大学语文教学。

   王步高先生在北京沙龙活动中讲大学语文教师的四重境界,他说:我经常站在讲台上,我是他们的老师,我经常有一种敬畏的感情,当年这里是王国维、陈寅恪、朱自清、闻一多们站的地方,我站在这里,论学术水平,我跟他们是有很大的距离的,但是,论敬业精神,我跟他们不但没有距离,我应该比他们更认真,更努力,更投入。

回想当年,王步高先生与大学语文教师们其乐融融……
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一届年会
南京 2006

  2007年,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一届年会在南京召开,王步高是东道主东南大学的具体操办者。当《教材周刊》记者杨芸采访王步高老师时,他说了一段对大学语文前途忧心忡忡的话,实话间记者怕下了这张照片。事后我看到这张照片,心不由得抽紧了,一下子想起《诗经·黍离》里的诗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如今10年过去了,王老师早已受聘到清华大学开设大学语文课,却仍然时时充满了忧患意识,他说:“我站的这些讲台以前是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等站的地方,我不能不战战兢兢,充满了敬畏之心。”噫!有一种人他就是进亦忧,退亦忧,古之人不余欺也! ——今年教师节,笔者刚刚写下这段话,竟成最后的纪念。 

王步高先生在“全国大学语文教师群”中最后的留言,2017927日,当时大家并不知道他病情严重的情况。

文字待充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36640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