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师 > 教师文笔

胡祖平:香椿树与野菜
【时间:2015/11/24 】 【来源:本站 】 【作者: 绍兴越秀外国语学院 胡祖平】 【已经浏览1520 次】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香椿树,还有一棵也是香椿树。

  每到清明前后,总会有人来折香椿树枝,我总好奇地问她们摘了这树枝去干吗?她们的回答让我很惊讶,说是炒着吃。我心里总暗暗发笑,如今又不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何以竟落魄到吃枝叶的地步?况这香椿树虽带“香”字,实如香菜一般,气味并不好闻。且这树枝折断了还*,即使无毒只怕也于人无益。如此想着,同情之外更生怜悯,不禁感慨人与人之差距悬殊,富贵有别,也暗自庆幸自己不用吃野菜草根,或许小康不足却也温饱有余。

  偶尔有一次在菜市场看到香椿树枝,蒂头已经发黑,叶子业已垂蔫,枝干壮如拇指,好奇一问,却说要30元一斤,我暗抽一口冷气,家门口居然拥有上千财富而不自知。于是随手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以无比讶异的神情播报了这则新闻,然而父母似乎无动于衷,只是应我的要求采摘后过水藏之冷格。此后每年清明回家,我都会小心地摘下所有能摘到的香椿树枝带回来,仿佛吃的是钱而不是枝叶,甚至连吃的时候也一并谨慎起来。

  其实最初吃香椿的时候也是心存顾虑的,总感觉其香味有些异样,况且又是树枝树叶。然而渐渐的便从其青涩中吃出了它别致的香味和清醇。这跟我接受香菜的过程庶几近之,我原本并不喜欢香菜的刺激性异味,然而因为其“香菜”之名,便学着勉强接受,几次勉强下来,不仅认同了它的香更接受了它的味,渐渐地甚至有些迷恋。如此看来,这饮食之道取名也是至关重要,譬如我轻易不吃臭豆腐主要原因其实是不能接受它的名字,一如孔子渴死不饮盗泉水。

  香椿其实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野菜,因为毕竟长在树上,只算得野味蔬菜。真正的野菜应是长在田间地头,马兰头、荠菜、野菊花、水芹菜等等,只要善于采集,品种极是丰富。原本我对这些草根野菜向来是不屑的,以为这只是蔬菜的替代品,上不了桌面更上不了台面。然而,几年后的今天,我却对野菜情有独钟。马兰头最是常见,田间小道竹园山弯随处都有。早些年,剪马兰头吃多是迫于生计,因此我总把它末位淘汰,不得已才用以下饭,因此,吃起来感觉草的味道多于菜的味道。如今吃马兰头已演变成个人需求,偶尔得闲,我还愿意随同家人一同去剪,不仅能够满足口福,而且还能感受阳春三月的明媚春光,一并连青草的气息和泥土的芬芳也带了来。如今吃起来的感觉自然不比当年,马兰头那略带涩味的青草的气息不再是草的味道而是变成了迷人的清香。如今马兰头已登堂入室,从田间小道移植到了暖棚瓜地,然而温室里长大的马兰头看似鲜嫩,却是梗多叶少,味同嚼根,更少了那份涩味和青草的气息,香味不再迷人,味道也便不正宗了。

  荠菜没有马兰头细腻,若是单吃确实是味同嚼草,但是用以做羹做馅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尔雅》中就有关于荠菜做法的记载:“荠菜甘,人取其叶作菹及羹亦佳。”还是老祖宗聪明,也更懂得享受生活享受美味,这里的菹不就是剁成泥做馅吗?一想起荠菜饺子的清香可口,现在都能让人馋涎欲滴呢。荠菜做羹自然也是极美味的,羹里若多加些佐料自然更佳,譬如肉末蛋花鸡汤之类,配以新昌特有的薯粉,品尝的就是羹里的那一份野味,其实所有的佐料都仅仅是点缀。然而当年吃的荠菜羹的内容自然没有那么丰盛,但这也不妨事,里面加些年糕丁或者榨面干,也就变的有生趣了。

  水芹菜的悠久历史可以追溯《诗经》,《鲁颂·泮水》里的“思乐泮水,薄采其芹”中的芹我想定是这水芹了吧,当时读到这句诗,我便有了这念想,后来果然在《毛诗品物图考》中找到了证据,说这芹属“水草,可食”。水芹有很多别名,如萍苹、水英之类,还有一个极好听极优雅的名字,《尔雅》里叫它楚葵。由于水芹的丰富内涵和高雅的文化品味,于是采芹也变成了一件富含文化韵味的雅事,以致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宝玉给稻香村题的一副对联是“新涨绿添浣葛处,好云香护采芹人”,我想曹雪芹的芹字大约也是取水芹的含义的吧,因为在古代采芹人是成功的读书人的代名词。水芹貌似芹菜而略小,外圆中空,长在水里,一簇簇密密麻麻,随着流水摇曳,本身就极漂亮。我原本并不习惯它那异常的香味,然而想到其渊源的内涵和优雅的名字,若是不喜欢吃那便仿佛自己缺乏文化品位一般,于是吃到后来愈觉其清新爽口,嫩脆甘香,别有一种清芬,别有一种文化。

    平常吃的野菜还有很多,如地衣(卷耳)、蕨菜等,也是历史悠久名声在外,均能在《诗经》里找到它们的身影,只要调理得法,其味均甚佳。更可值得一提的还有野菊花,清明前后,择其嫩者,依马兰头法烧制,味道不比马兰头差。而且清凉败*食同源,于身体是有百利二无一害,也可两者混炒,诸味调和两香宜,只怕这还是一种新鲜的吃法呢。

    咬得菜根好做人。如今人们生活水平都改善了,但似乎更流行吃野菜了。有钱人饭店吃野菜,没钱人家里吃野菜,有时间没钱的人周末郊外挖野菜。虽然取舍各异,吃法不同,目的不同,但已很少有人能品出其中真味,或许只有经历过由厌吃到爱吃的转变的人才能真正品出其中的真味吧,不管是对人生还是这野菜本身。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37222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