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百科 > 学生征文

李炎英:站在二十岁的路口遥望世界
【时间:2012/7/15 】 【来源:玉林师范学院 】 【作者: 材化11班 李炎英】 【已经浏览1917 次】

  范老师说:"二十岁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年龄。"今年,刚好是我二十岁的年份,而我却倔强地认为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到来前,我依旧是个固执得没有长大的小孩。只是想用这无力的反抗来换取长大前的狂欢。我反复地问自己,是否长大后,就要承担现实所赋给的担子,那我现在是个孩子,是否就可以肆意狂欢,至少不让我在为自己奋斗时狰狞了自己的面孔?
  我出生在冬天,我二十岁之礼就是在那传说的世界末日。总认为这是一个荒谬的传说,却又带着几丝希望去渴望它别只是个传说。我的人生尚未起步,就真的要结束我的世界?这样也好,大家一同死去。至少我还保留我那颗童真的心。
  我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只是害怕自己在面对诱惑和压力时,无法操控自己的内心。总觉得社会尔虞我诈,如果可以,只愿自己一人采菊东篱,不去理会现实的你争我抢。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而于现实,又有几人能这般守住自己心灵的净土?我知道自己不会也不能如此自私的悠闲。至少,我还得为自己的家人、朋友而去努力。
  我的父母是个地地道道的山里人,十几年前为生计不得不背井离乡地外出打工,而我也顺理成章的由一名留守儿童漂流长成一名留守青年。我童年的幸福仅仅定格在父亲用拉碴的胡子蹭我稚嫩的脸时发出的咯咯笑声中。小时候总不觉得父母和我之间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只觉得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的奶奶和我的老师。那时,父母于我而言真的只是个远在他乡的贵宾。 后来懂得亲子间血浓于水的说法,于是,叛逆在我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并不觉得自己错在哪里,只是认为是父母欠我们太多。
  时间在无声地流淌着,两位兄弟相继辍学打工,身边的同龄人也纷纷的为人父母,而我还在象牙塔中奋斗。父母依旧离我远去,我那无力的反抗也只能消停了事。仅年长我的一岁的哥哥在去年已为人父,看到他日渐憔悴的脸,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的父亲。添丁给他们带来的不仅是喜悦,更多的是劳累。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我看到父亲脸上深深的喜悦中藏满了深深的愁苦。让我上大学是父母一直的心愿,哪怕这担子会压得弯下他们的腰。
  哪有父母不做亏本的投资?天下父母都一样,省吃俭用还不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得好点。或许是买棵菜,为了省钱,也会大老远赶去能省钱的市场,兴许是夏天逛超市时,为了省下矿泉水钱,也会事先准备一瓶开水,更或者,为了津贴生活,到风景区去捡拾矿泉水瓶……这些,都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得气顺点。父母双鬓斑斑,我能做的也只有心疼他们。
  当老师问我们多久给家人打一次电话时,我可以很自豪的告诉他:"一天一次!"这确实是我坚持得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当一路走来,我发现,每天给家人打一次电话的不一定就是个孝顺的孩子,很有可能他是个依赖性很强的孩子。我不否认自己是个依赖性很强孩子。上了大学,更容易想起远在他乡的父母。或许,是因为上了大学没有了昔日惺惺相惜的朋友。
  二十岁,我发现友谊的玻璃瓶挂在风中,布满裂痕,一不小心就会摔成碎片。我懂得,总得一个人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慢慢地忘却曾以为永不相忘的人和事。身边的空位就那么多,我能给的也就那么多。在这狭小的空间有人进来就得有人离开。人生就像一部公交车,每一站都有不同的人陪伴,却只能只身一人在自己的终点站下车。二十岁,身边出现了一大批新人,也离开了一大批故人。身边的人来来走走,只是我不懂爱要怎么分割。我不是个细心的人,无法悉心照料我的友谊,总害怕那天,自己的任性会伤害到他们。
  我相信缘分,更相信爱情是上帝赐予人类最美好的礼物。在我没有能力去支付那段感情时,不想过早涉足过于甜蜜的苦海。只是年轻时都会犯下一些言不由衷的错,没有什么比爱过更深刻。而所有的都会成为过去,哪怕曾经很深刻。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会是多么美好的幸福。当某天,自己原本以为永不会再相见的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或许他还算风度翩翩,也还算潇洒英俊,甚至比原来更增加许多成熟,但自己却再也找不回,找不回自己原来如同小鹿碰撞的砰砰乱跳的心……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心境,失去了便是失去了,永远也回不到从前。而在缘分未到时,我能做的只是好好保护好自己。
  我把自己管理得很好,这是我对自己二十年来的评价。虽然对父母远离自己很不满,但叛逆也只是做给父母看而已。一路走来,我并没有变坏,还是循规蹈矩的管理自己。因为懂得,自己的人生,自己才是主演。自己不坚强,懦弱给谁看!学习、生活、交友我都没有对不起自己。一路艰辛,没有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一样坚持到了大学。对自己负责的人生,才是漂亮的人生!
  大学并非一座神圣的教堂,而是一个模的社会。我必须在这里找到走进社会的原则。大学无非就是一个能把我的棱角磨得如鹅卵石般的工具。之前看到一句话:"高中的老师说上了大学就解放了!谁料到解放后还有十年文化大革命!"很在理的一句话。而我,一个还未跟得上大学的步调的大一新生,正忍着空虚的进行着文化大革命。而且还是一个看不到光明的斗争。
  大学并没有高中老师们所说的那么自由,我们还是得按照学校指定的时间作息。少了高中的题海战术,多出的却是一脸茫然的空虚,和无人懂得的寂寞。大学的自由是建立在个人的自主,而我不是一个自我约束能力强的孩子,还是无法合理安排我的时间,规划我的生活。对未来的担忧和现在的困惑,时常交织在心头。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过着普遍大学生相似的生活。大学让我一直处于忙与茫的状态。每天都有很多多余的时间来睡懒觉,却没有时间来写作业。大学也让我的生物钟变得紊乱,每天熬到深夜写作业,第二天却因起床没事做而赖在床上。走进大学,真真切切的了解到什么叫做理想与现实的落差。理想中的大学,自由、清闲得神圣的地方。而现实就是:自由得建立在自主上,清闲则夹杂着空虚。
  黑夜昭示倦鸟归去,黎明告诉自己将要启程。
  当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我知道我又要启程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84096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