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百科 > 高教研究

刘梦溪:设立“国学博士”须慎之又慎
【时间:2010/8/8 】 【来源:刘梦溪博客 2010-06-27 】 【作者: 刘梦溪】 【已经浏览3323 次】

    现在一些设立了国学院的大学,正在致力于一件与学科建设有关的大事,就是希望教育部、国务院学科组正式批准设立国学一级学科,授予国学博士、国学硕士。据说已经有不少学界的朋友,包括比我年长的师友,都认为此议可行。其实此事万不可行。如果此议获得通过,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决定设立“国学博士”,那将是一个不审慎的决定,既是学科建设的不审慎,又是人文教育指导思想的迷失,虽然也许只是一个匆忙的集体无意识的迷失。

    主张此议的朋友忘记了一条,就是如果设立“国学博士”,那么文史哲的博士,文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哲学博士,还要不要存在?如果存在,国学博士涉及的研究对象和文史哲各科的研究对象,还有没有分别?这一点绝不是分科研究和综合研究所能解释的。就按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国学定义,认为国学是中国固有学术,如果国学院的博士候选人论文写的是李白和杜甫研究,文学院的另一候选人写的也是李白和杜甫研究,答辩如果通过,为什么一个授予国学博士,另一个却授予文学博士?这个区分在哪里?哲学、史学同样有此问题。假如写的都是王阳明,都写的很好,为什么给他国学博士,给另一位哲学博士?显然是说不过去的。在现代学位制度的背景下,“国学博士”其实是一个不通的概念。如果设“国学博士”,那么要不要也设“西学博士”?去年清华大学成立国学院,我在会上讲,听说要设立国学博士,“梦溪期期以为不可也”。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即接受马一浮先生的国学定义,认可国学是“六艺之学”,把国学看作是以易、诗、书、礼、乐、春秋“六经”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经典学问,则“国学博士”的概念也许勉强还说得过去,而国学院的学理的合法性也随之增加。事实上,世界上各主要文明体国家,各大文明的开源经典,都是有别于学术分科而单独自立的经典之学。比如对《圣经》的研究,是可以独立为学的。又譬如对伊斯兰教的经典《可兰经》的研究,也是一门独立存在的经典专学。我们把对“六经”的研究作为一个独立的学问门类,完全能够成立。复按历史,我国汉以后的教育与学术,历来都是这样做的。能不能通经明道,是能否成为通儒的必要条件。

    马一浮这位20世纪的儒之圣者把国学定义为“六艺之学”,即认为国学主要是研究“六经”的学问,不失为一代通儒的慎思明辨之论。如果我们能够认同马先生的国学定义,以“六艺之学”即对中国学术的经典源头、中国文化的最高型态“六经”作专门研究,为国学的基本义涵,那么国学和现代学术分科的重叠问题也可以适当化解。当然即便如此,也不一定非要设“国学博士”不可。文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哲学博士等名称,毕竟是世界各国通行的人文学术分门类的学位名称,我们在设立人文学科学位的新名称的时候,应参照世界通行的学位名称的公则,以利于学术交流和国际间的学术对话。

    经学的取径入门须通过小学,即文字学、训诂学和音韵学。也就是清儒说的“读书必先识字”。因此“小学”理所当然地包括在以经学为主要义涵的国学范围之中。清代学者在音韵、训诂方面的成就,可以说前无古人。他们把清以前的中国典籍翻了几个过,每一部书的每一个字,他们都重新审视,包括某一个字最早的读法如何,汉代如何读,宋明的读法怎样,他们都考订的很清楚。单是研究《说文解字》的著作就有近百种,其中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最为学者称道,“说文段注”一直到今天仍是文字训诂的典要之作。另外还有桂馥的《说文解字义证》、朱骏声的《说文通训定声》、王筠的《说文释例》和《说文句读》,并称为清代“许学”的四大家。

    《说文解字》是汉代许慎的一部字书,研究《说文》是一门专学,称为“许学”,这在学术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案例。按照钱钟书先生的说法,研究一本书可以成为一门标名的专学,历史上并不多见,研究《说文解字》而称“许学”,研究《文选》而称“选学”,堪称一书而名学的特例。而千家注杜(杜甫)、百家注韩(韩愈),却不能称为“杜学”或“韩学”。不过研究《红楼梦》而称红学,钱先生是认可的。

    要之经学和小学是国学的两根基本支柱,认同马一浮先生的国学定义,并没有把国学的内涵狭窄化,而是找到了中国学问的宗基,归义于中国文化精神的大本,把国学还给了国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967213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