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师 > 教师文笔

杨丽敏:让春色铺满你的心
【时间:2015/11/24 】 【来源:本站 】 【作者: 湖南工艺美术学院 杨丽敏】 【已经浏览1390 次】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扬花,点点是离人泪。”——苏轼

    春光好,可我每天却在办公楼一楼,看着窗外墙角的月月红早就开出了绚烂的红色的花朵,灌木的树叶由枯黄到嫩黄再到嫩绿,如今已经是深绿了吧,就这样被春色渲染成深绿了,骨架上也早已经开出了鲜红的花朵,初春的寒冷还没有完全消失,嫩黄还没有尽情绽放就已经被深绿占据了枝头。校园也正享受着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欢快。

    窗外不知名的树该叫你什么好呢?它们也有着细嫩的叶子,在枝头星零的绽放,那一簇簇的新鲜的绿,一蹴就能到顶,眉目如此分明,当有微风起时,顶端的枯叶轻轻摇摆,洒落满地,静静的流淌,看着嫩黄的新叶沾满枝头,生命的循环原来是从一个枝头开始的。卷上窗帘,它和墙角的灌木花就如此静静的,透过厚重的窗户与我对望,仿佛我恬静的心上人,可是心底仍然有温柔的细碎的疼痛。校园围墙外的是耸立的灰色的工厂宿舍楼,不高但却窄小,一幢幢紧密相邻,没有罅隙的矗立,就死死的排在围墙的角落,即便一墙之隔,绿叶的隙间里仍可透出红瓦白墙绿窗,清新鲜明。

    桃花是最早捎来春讯的使者吗?我想是的。清晨的公园已经开始随处可见锻炼的人,或跑步或太极或快走,是在享受着桃花带来的芳香还是晨曦下土壤的水气呢?此时的桃花正是最美景时候,原来美景并不用去远方。桃枝上绿叶掩去粉红,艳红占满枝头,这繁烂的红是在不舍这个美好的晨曦么?清晨的公园里,鹅卵路上湿淋淋的,可在路上偶尔看见拎着早点或着新鲜的蔬菜的或者双手执桃花的老公公,这花可正是季节呀,是它们掉落满地,还是他摘取几丝春色给身旁的老伴呢?桃花在这个平静如水的城市是很难得的景色,人也是岁月中不易的结果。踏着悠然的脚步,这里有急促的陨落,恬淡的皱纹,怒艳的桃花,我想生命的漫长与短暂便如此分明地在它们身上映射出来吧。有句话不是说绚烂至极归于平淡么?我想平淡至极何尝不是一种绚烂呢?像执花的老大爷和老伴,像万千的人类。

    太阳刚刚起来,公园中有晨运的老人,有快赶疾走的年轻人,有静默的少年,他们舍了一冬的沉闷,用手中照相机拍摄着这一片繁花生树,眼中有隐没的笑意。不大的公园怎能关住春色呢,在这里一簇簇的桃花和柳树以及所有的花草树木竞相生长,欣欣向荣,是在争着一个新春伊始的头彩吧!老大爷们一个个缓慢标准动作,就这样迎着朝阳,一举手一投足,从容淡定,俨然是最坚韧挺拔的生命。在莺飞草长与白发苍苍的之间,我便不由得要肃然惊叹了。从敬意到沉静,一次人生,一段岁月,已在眸中瞬息闪过。 所能悟到的便是心灵在春天里的第一场萌芽了。

    我想我们是该放下手头的工作,走出压抑的办公室,哪怕是在旷野上飞驰,打下汽车的玻璃窗,任由春风铺面而来,入侵到每个毛孔。就这样,上午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到了洞庭湖畔,春天不仅仅在大街小巷,不仅仅在精致的公园里。在乡村的旷野上,县级国道两旁的延道树似乎还没睡醒,城里也许还不知季节变换或者感应不那么强烈,大多还墨青着老叶,尽管春天的暖阳早就已经让人们感到了暖和,可是乡村的神经就是那么的敏感和细腻,早就已经油菜花满地,一望无际。春天在诗人的笔下不都是“闺怨”么?不总是多多稍稍透露着“怎一个愁字了得”么? 管他呢,我就做个春风的诗人把。于是我们一行人疾驰,60码,70码,窗外的油菜田金灿灿,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金灿灿,路旁明显的看见在油菜花田里拍婚纱的年轻人,真会找地方啊。当一走进乡村的旷野,四下里一遍葱绿和金灿,我兴奋,真正的春天是在原野上吧,这种激动是从小在湖区长大的同事们无法体会的,我窃笑,是我在独享这一路春色么?长大你的眼睛,舒展你的双臂,去迎接来自大自然的恩赐吧。

    你看吧,正开的油菜花在翠绿茁壮的菜薹顶尖灿烂笑着,田埂上那些不知名的小花正争春呢。红、紫、白……它们就象一群群斑斓的蝴蝶驻足其间。水田里蓄着清清的水,玻璃片般四下散着,偶见一群鸭子戛戛叫着在玻璃中嬉戏。南风轻轻地吹,拂面吹来,带来田野的清香也带来了洞庭湖的清香,延道树上的鸟儿啁啾,连路旁店铺门口的几只脏兮兮的狗都在放纵嬉戏。我极目四望,乡间没有杨花,没有诗人眼中的“无人惜从叫坠”,但闺怨呢?呵呵

    还是转头看看春天吧。

  确实,春是来了,她让东风为其传信,通知大街小巷换上轻薄的春衫!
  确实,春是来了,你看明丽的天,舒卷的云,铺盖原野的春风!
  确实,春是来了,摸摸自己渐跳渐快的心吧!
 
    不过,春天依然那么坦荡的,因为她告诉大地:春天终归是要过去的,后面有炎热的夏天,凄凉的秋、严寒的冬天,所有华丽的花叶都是徒劳呢,只能占尽一时枝头罢了。四季仍要这样来回行走,所有的都被它领着日子咄咄逼人,令我们无处可躲。可是只有大地坦然微笑,默不着语。

    在乡间,在绿水间,我分明看见春天轻捷的步伐闪动的痕迹。可是她敏捷地回转身躯,一个劲儿的挑逗着我们渴望温情的心。当我们已觉阳光明媚浑身舒时,春于是满足了,而我们也满足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940697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