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学 > 大语课件

张立环:《大学语文》的课件应该是怎样的?
【时间:2015/7/20 】 【来源:本站 】 【作者: 天津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 张立环】 【已经浏览1825 次】

    【摘  要】多媒体课件教学已经成为一种普遍使用的教学手段。然而《大学语文》教学中,不少教师制作的课件仍然有不少弊端。充分利用多媒体教学优势,加强教学效果,就必须依据《大学语文》学科特点,在相应的原则要求下,才能制作出高品质的教学课件。
    【主题词】《大学语文》课件  弊病  宗旨  原则

    教学条件、教学环境较之20年前,甚至是10年前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使用多媒体教学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课件已经作为一种普遍使用的教学手段。较之传统教学有着无法比拟的优势,增大课堂信息量、提高教学趣味性、拓展想象空间……确实给教学带来了过去多少代师生无法想象的好处。这种惠及今人、惠及教育的现代科技手段的使用,在当前传统文化内容教学,特别是《大学语文》教学方面,额手称庆还嫌尚早。

    一、目前的课件弊病类型

    1、板书替代型

    有的老师的课件,完全是板书照搬,传统的粉笔加黑板变成了键盘加鼠标,只是在大合班课时,使教室中后排的学生看清了板书时看不清的文字。看上去是多媒体教学,实际上并没有充分利用多媒体教学的优势,教学方式并没有得到更多改善。相反,由于多媒体放映的要求,灯光昏暗,不利于学生看书和记录,课堂成了教师一个人的独角戏。由于课件是预先制作好的,缺乏板书的灵活、生动,教师只是在“管理”课件,减少了师生间的交流与互动。教学效果没有因现代化多媒体手段的使用得到相应的提高。

    2、资料汇集型

    多媒体课件的使用,减少了板书的抄写时间,又可以预先将那些板书会占用很长时间,或不便于板书的资料制作在课件中,于是,不少教师利用多媒体课件的这种优势,将互联网上能搜集到的大量资料汇集在课件之中。过多的信息挑战学生的神经,屏幕上的文字一闪而过,学生来不及理解和思索,更难记笔记。学生上课只是被动地听取,至于能否体味和接受已经不再考虑之内。甚至造成知识点密度过大,在大学两节课连上的情况下,学生无法长时间保持有意注意,上课似听非听,下课复制课件,课后不能及时复习的学习状况。良好的初衷,没有收到期待的效果。

    3、图片连环型

    互联网上各种生动形象的图片、逼真的照片,PPT制作中容易的背景制作手段,都使融知识、娱乐、审美于一体成为可能。读图时代,80后生源对图像的偏好和对文字读物的排斥,都是教师有意无意将图片作为吸引学生注意力、增强教学效果的手段。整个课件,从背景制作到授课内容充满图片,色彩艳丽,图片资料应接不暇,冲淡了授课的中心议题,分散了学生的注意力,看似内容丰富的一节课,其实有效信息不多。

    4、动画音像型

    这种课件的类型多见于年轻教师,Flash动画、Authorware、3DMAX、Dreamwaver软件的掌握,比中老年教师只会用powerpoint显然多了很多的课件制作手段,加之自身的偏爱,课件制作复杂,图片、声音、动画、视频、音乐,形式多样、五花八门,甚至有的教师将课文中的人物对话做成动漫样式,一个一个的注释样图标不断冒出,就如儿童动画片,图文资料闪进闪出,学生上课像看电影,却又因为是授课,故事情节与知识点交插,给学生无所适从的感觉。

    二、《大学语文》的宗旨和性质

    蔡元培先生指出:“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也,使仅为知识灌输、练习技能之用,而不贯之以理想,则是机械之教育,非所以施以人类也。”在知识的传授过程中,人格素养、理想信念、道德情操、处世之道的传承是教育的灵魂,也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核心内容。

    1、《大学语文》的宗旨

    首先是传承民族文化精髓。1978年,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和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先生在倡导恢复自1952年全国高校中止的大学语文课程时就提出大学堂语文课程:“一是提高大学生汉语水平和运用能力;二是传承传统文化精髓;三是提升精神文明;四是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用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影响世界”。2004年,南开大学陈洪校长主编的《大学语文》编写说明开宗明义:“汉语是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华裔)的母语,使操持这种语言的所有成员维系民族认同、弘扬中国文化、构筑心灵世界、深化意义探究、传承民族精神的共同基础和必要条件。汉语文素养和能力的提升,是关乎民族振兴的大业。大学生群体作为民族文化的传承者,在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个民族之文化,往往凝聚着这个民族对世界和生命的历史的认知和现实感受,也往往积淀着这个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和行为准则。”1大学语文课程,由于教学内容的人文性和基础性,对于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其他学科相比更具有直接性和关联性,“大学语文的教学有无可替代的人文精神的传布、道德熏陶与思想教育的功能,这种功能不能靠空洞的说教,而要使学生在古今文学精品的感染教育下,讲气节、讲节操、讲知耻与有所不为、讲正气、讲不唯上不唯官、讲民本思想、讲平民意识……从而促成思想境界的升华和健全人格的塑造,培养其爱国感情与高尚的道德情操。”2

    其次是生命教育。前辈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说,语文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学生自能读书不待老师讲,学生自能作文不待老师改”。今天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教授说:“大学语文主要的还是激发和培养学生对语文的兴趣,也就是对民族语言、文学、文化的兴趣。特别是把以往可能在应试教育中丧失了的这种兴趣重新激发起来,让学生体味语文之美,人文之美,培养对民族语言文化的亲近感、自豪感。应该把兴趣的培养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 3 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教授在回答中央人民广播点带记者时说:“世界有多大,语文就有多大;人生有多长,语文就有多长。我希望大家对语文教育有终身教育的理念”4。。语文教育既是一种激发学生潜能,让学生获得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生命永恒动力的教育,又是一种感悟生命之美、人情人性之美、自然之美、学习善待他人、善待生命的教育。“今天我们坚持以人为本,就是要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关注人的价值、权益和自由、关注人的生活质量、发展潜能和幸福指数”5,在先贤充满人生睿智的精神遗产中,学会实现自我价值,激发个人潜能,感受幸福,学会生活,是一种良好的生命教育。

    2、《大学语文》的性质

    “中华文明史世界古代文明中始终没有中断、连续5000多年发展至今的文明。中华民族在漫长历史发展中形成的独具特色的文化传统,深深影响了古代中国,也深深影响着当代中国。”6在谈到翻译时,彭程《在母语中生存》中说:“有些深处的东西仍然无法转译传达,无法获得对等理解。他们涉及的是一个民族的集体意识,一种文化的深层编码,他们都被封存在母语里,对一些人会敞开,对其余人却长期缄默。”7传承传统文化精髓就是有意地选择有史以来流传至今的优秀文字作品作为课堂讲授内容。如何理解这些“民族的集体意识”和“文化的深层编码”,故往今来的诗词歌赋、散文戏曲、小说这些文学作品恰好生动形象的反映了这一内容。所以,自1912年北京大学开设“大一国文”以来,众多的大学语文选本均以文学作品为主,哲学、历史、政论为辅。因而大学语文课程的教学就具有了这样的性质:

    首先是陶冶性情。文学作品以情感人,以情动人在文学作品的感染感动中,点亮心智,给灵魂以滋养,实现性情的陶冶。《诗经?王风?黍离》中“彼黍离离,彼稷之苗”的“黍离”之悲,《离骚》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求索进取,白居易《长恨歌》中“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执着爱情,苏东坡《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泰然自若的人生态度,以及几千年来形成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都通过文学作品生动地展现出来,陶冶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清代焦循曰:“大约有所喜,则以柳州之沉郁敛之;有所忧,则以昌黎之雄畅胜之;时而野逸之气盛,则药以张子寿、李文饶之台阁;时而热中之念起,则救以陆甫里、王东皋之闲旷。盖性情之偏即病,而文章之灵实过于药。性情文章交相扶翼,庶几以相称而有济也。”8优秀的文学作品有怡情养性的作用。

    其次是一种审美的精神性教育。与技能性学科相比,大学语文具有明显的精神性特点,不能仅靠反复训练获得。大学语文的宗旨是传承民族精神民族文化精髓,思想的财富只能通过思想的方式去继承和受用,必须要有师生间思想的交流互动、心灵的碰撞触摸,靠信息的灌输、死记硬背是无法实现的。必须让学习者自己去领会、体悟,通过学习主体的认知、感动、想像、理解、认同才能完成。学习过程中,精神层面的“反刍”、反思、回味是不可缺少的,因而需要教师施教过程中,信息量、知识点“冲击”的间断、留白才能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审美、精神教育的效果。

    三、《大学语文》课件制作和使用的原则

    由于《大学语文》情感教育、精神教育的特点,因而也就决定《大学语文》的课件必须体现情感教育和精神教育的规律,才能体现《大学语文》教育的本色,完成教学目的,实现最佳教学效果。

    1、情境与内容的统一

    俗话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文学教育更多的是以情动人,以情感人,寓情于理,情理交融 。因此,教师在教学中,除了与其他学科一样讲授中共同的课堂情境外,更需营造出一种与教学内容息息相关的特定情境,构成师生间双边交流互动的信息与情感回路,实现心灵的感悟与提升,《大学语文》课课件的制作应力争创设出与教学内容统一、和谐的情境。

    首先是课件创设的情境与作家风格的一致。目前《大学语文》教材不下几十种,由于民族文化的历史久远,多以古代作品为主,遥远的时空、几千年的历史时空,成为生活瞬息万变的今人理解古人作品中流露出的情感与思想的隔膜。了解作者人生经历、体味作者心路历程就成为理解作品最佳的切入点。同时也是精神文化传承的一个组成部分。比如:在讲授李白的作品时,李白那种率真、清纯、脱俗的“谪仙人”风格,与课件的和谐统一,就比较适宜纯净、浅淡、明快的色彩,再加上他“青莲居士”的雅号,出淤泥而不染的超凡脱俗色彩,不适宜绚烂、浓重的色彩。老杜忧国忧民,“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就比较适宜浓重、质朴的色彩营造一种厚重的感觉,而不适宜浅淡清纯或华美艳丽。

    其次,是课件制作的情境要与作品的内容风格一致。传导作品反映的情绪色彩、情感变化、思想内涵是文学教育、审美浸润、陶冶性情之必需。课件所使用的页面色彩、图片布局、背景音乐、动画切换共同构成的风格特色是能否准确传达作品内容的重要依托,实现教学效果的重要手段。如:辛弃疾“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就完全不能与他“剪翠刻红”的《摸鱼儿》“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或田园风格的《清平乐》“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使用相类的课件风格。

    2、多媒体元素使用与教学实际的统一

    首先是图片与实际教学需要的统一。多媒体课件的使用目的是辅助教学,因此,它的一切都应该服从服务于教学。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海德格尔多年前断言的“读图时代”已经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比文字更简单、直观、快捷,无需更多知识积累便可读懂的阅读特点,极大地提高了课堂的趣味性,调动了课堂气氛。但对图片的过分偏好却是对语言的一种“强暴”,限制了学生的想象空间。每一张课件都选用不同的图片背景,讲解的诗词每一个意象都辅之以“形象”,甚至一页幻灯片上同时出现好几个作为资料的图片,势必造成学生走马观花,注意力分散,不能集中到教学内容上,图片的“轰炸”形成审美疲劳,漫不经心,囫囵吞枣,教学效果受到严重冲击。

    自古以来,我国文化有“虚实相生”“动静结合”的说法,课堂上适当的“留白”,给学生以思考、回味、吸收的空间,充分顾及精神教育交流、沟通、反刍、回味的需要,才能实现最佳教学效果。一个人自己嗑瓜子吃得饶有兴趣,大把剥好的瓜子仁反而使人体味不到其中的美味,甚至会厌烦。古人审美中“隔”与“不隔”说法就可以借以说明这个问题。图片的多寡要根据实际需要而定。

    其次是音像动画与教学对象的统一。教学对象是教学效果、教学目的的实施对象,充分研究教学对象的特点,需求,采取切实可行的教学手段,制定切实可行的教学方案,是教学效果、教学目的实现的根本保证。多媒体课件这一辅助教学手段的使用,在实际教学中,必须从教学对象的特点、需求出发,才能收到应有的效果。

    大学生群体作为大学教学的对象,有相当的知识基础和学习的自觉性,学习目的明确,有一定的个人主观见解,较强的理解能力,具有成人的特点;作为大学语文的教学对象,他们已不再把语文课作为获取知识的“主战场”,无法逃避的“攻坚高地”。而是把它作为审美、娱悦、怡情养性、舒缓学习紧张的憩园。语文课只是他们所接受的高等教育课程体系中的环节之一。因此,课件的制作既不能如同儿童动画片般热闹,又不能如同专业研究般深奥滞重,音响动画只是用于知识的唤起,视需而定。

    3、课件整体结构布局的灵动与妥贴

    语文教学是一种具有灵性的活动,既有严谨的逻辑,又有思维的跳跃、情感的参与,一味采取古板单向的课件结构方式,势必扼杀语文课应有的生机。把课件变成讲稿,教师在讲台上“读报纸”“念课文”,象课件的“奴隶”,会使学生昏昏欲睡,毫无兴致。

    首先,制作课件时,注意资料与板书的结合。传统的板书授课,教师只是将纲目列于黑板,只有不易于理解的引用、精彩的话语、重要的词句才写板书,既给学生以整体轮廓感,又有利于学生各记所需,同时与教师进行表情、体态语的交流与反馈。课件制作中,发挥多媒体文字、图片资料展示的同时,应注意承袭传统教学中优秀的部分。

    其次是线性结构与树状结构的交插。笔者见到不少教师自制的教学课件,都是延线性结构展开,从第一点讲到最后一点,随讲课件页面随在学生视线中消失。讲到最终,只剩最后一张,学生找不到“课堂画卷”的整体感,不能形成反复印证、回味、反刍的效果。树状结构是指将课堂讲授梗概及相互关联列于课件的同一页面,用链接牵引出展示内容与相关引用资料,一个问题讲完,及时回归,再展开下一个问题,形成知识的主干与枝叶的状态,立体、生动,便于学生知识获得的整体结构感。线性结构与树状结构交插,既避免了一贯到底的单调,又防止链接过多的繁乱,充分发挥了多媒体课件的优势,何乐而不为呢?

    综上所述,大语课件必须充分考虑学科特色和教学实际需要,才能显示多媒体课件的优势,达到传统教学难以实现的教学效果,从而全面提升教学质量。


    注释:

    1、5、6. 《胡锦涛在耶鲁大学的演讲》,《今晚报》2006.4.22
    2. 《东南大学大学语文教学大纲(第三次修订稿)》,http://jwc.seu.edu.cn/zq/chinese/jxdg.doc
    3.温儒敏《旧“大学语文”的困惑答记者问》    《文史知识》2005.2  4-6页
    4. 教育部负责人答记者问(2007-08-17)《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请问教育部有没有相关措施来加强大学语文教学?》,http://www.chinavalue.net/Blog/BlogThread.aspx?EntryID=67056
    7.李瑞山《语文素养高级读本》,高等教育出版社,45-49页    
    8.转引自冯乾《创体思维与通变意识》,西北师范大学学报2008.3,33-37页
 
    (以下注释为笔者所加)
    焦循(1763~1820),清代学者。字理堂(或作里堂),晚号里堂老人。少年曾就读于扬州安定书院。嘉庆六年(1801)中举人,翌年应礼部试不第,即返乡奉侍母亲不出仕。母亲卒后,托疾闭户,建“雕菰楼”,足不履城市十余年,著书数百卷,皆精博。 博学多识。著有《论语通释》《孟子长编》《剧说》等。其中文学方面见解,王国维《宋元戏剧史》多有引用。精医理。曾南游江浙、北及河北、山东等地,常与人论医。辑有《吴氏本草》一卷(1792年),尝与名医李炳交厚,将李炳医案集成《李翁医记》二卷。李氏之书稿《辨疫琐言》书稿则由焦氏子抄录传世。
    柳州(773—819),柳宗元,字子厚。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和散文家,曾为柳州刺史,世称柳河东或柳柳州。
    昌黎(768~824),韩愈字退之,唐代文学家、哲学家。祖籍河北昌黎,世称韩昌黎。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
    张子寿(678-740),张九龄,一名博物,字子寿,唐开元尚书丞相。是一位有胆识、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名相。被后世誉为“开元之世清贞任宰相”的三杰之一。
  李文饶(787 —850年),李德裕,字文饶,历任翰林学士、浙西观察使、西川节度使、兵部尚书、左仆射、并两度为相。主政期间,重视边防,力主削弱藩镇,巩固中央集权,使晚唐内忧外患的局面得到暂时的安定。
    陆甫里(?~公元881年),陆龟蒙,唐朝农学家,文学家,字鲁望,别号天随子、江湖散人、甫里先生,曾任湖州、苏州刺史幕僚,后隐居松江甫里,编著有《甫里先生文集》等。 他的小品文主要收在《笠泽丛书》中,现实针对性强,议论也颇精切,如《野庙碑》、《记稻鼠》等。
    王东皋,郎潜《纪文三笔》(卷五)载:“康熙朝,王文简公论盐法,尝言但以两淮付王东皋,两浙付魏环老,两久于其任,何患不肃清。陆清献公陇其亦称王东皋在吏部,壁立千仞。东皋,盖汤阴王御史伯勉字也。少贫,借塌枯寺,忍饥读书。顺治初,通籍(中进士)谒选,授行人,充山东诏使,却例馈(拒绝照例的馈赠),不干有司一语。迁吏部郎,掌选事,清介日有名,尝语人曰:‘岳忠武,吾县人也。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吾生平惟诵此二语,求无愧耳。’ ”清葛存虚《清代名人轶事》清操类《王东皋清节》篇亦有类似记载。

    参考资料:

    1.武媛媛张建党《财经院校大学语文教学改革探索》,《金融教学与研究》2008.4
    2.周星三《浅谈高职大学语文的功能定位》,《现代语文》2008.9
    3.刘艳《凸现大学语文的平台功能——基于一次问卷调查分析》,《时代文学》2008.7
    4.李美歌《大学语文多媒体教学利弊分析及对策》,《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07.8
    5.赵静蓉《文学教学中的多媒体意义研究》,《教育评论》2006.2
    6.张青民《大学语文多媒体教学的问题、原因及对策》,《新乡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4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169135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