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学 > 学生作业

学生博客上的大学语文(《徒然草》)
【时间:2014/10/12 】 【来源:网络 】 【作者: G2的日志】 【已经浏览2136 次】

 

2010-06-27 13:28:27

吉田兼好的《徒然草》共有243段,周作人只选译了自己觉得最有趣味的十四段,最早发表在1925年4月刊《语丝》22期上。在这十四段正文前面还加了一个小引,内容如下:

《徒然草》是日本南北朝时代(1332—1392)的代表文学作品。著者兼好法师(1282—1350)本姓卜部,居于京都之吉田,故称吉田兼好。初事后宇多院上皇,为左兵卫尉,一三二四年上皇崩后在修学院出家,后行脚各处,死于伊贺,年六十九岁。今川了俊命人搜其遗稿,于伊贺得歌稿五十纸,于吉田之感神院得散文随笔,多贴壁上或写在经卷抄本的后面,编集成二卷凡二百四十三段,取开卷之语定名《徒然草》。近代学者北村季吟著疏曰《徒然草文段抄》,有这一节可以作为全书的解题:“此书大体仿清少纳言之《枕草纸》,多用《源氏物语》之词。大抵用和歌辞句,而其旨趣则有说儒道者,有说老庄之道者,亦有说神道佛道者。又或记掌故仪式,正世俗之谬误,说明故实以及事物之缘起,叙四季物色,记世间人事,初无一定,而其文章优雅,思想高深,熟读深思,自知其妙。”
  关于兼好人品后世议论纷纷,迄无定论。有的根据《太平记》二十一卷的记事,以为他替高师直写过情书去挑引盐冶高真的妻,是个放荡不法的和尚;或者又说《太平记》是不可靠的书,兼好实在是高僧;又或者说他是忧国志士之遁迹空门者。这些争论我们可以不用管他,只就《徒然草》上看来,他是一个文人,他的个性整个地投射在文字上面,很明了的映写出来。他的性格的确有点不统一,因为两卷里禁欲家与快乐派的思想同时并存,照普通说法不免说是矛盾,但我觉得也正在这个地方使人最感到兴趣,因为这是最人情的,比倾向任何极端都要更自然而且更好。《徒然草》最大的价值可以说是在于他的趣味性,卷中虽有理知的议论,但决不是干燥冷酷的,如道学家的常态,根底里含有一种温润的情绪,随处想用了趣味去观察社会万物,所以即在教训的文字上也富于诗的分子,我们读过去,时时觉得六百年前老法师的话有如昨日朋友的对谈,是很愉快的事。《徒然草》文章虽然是模古的,但很是自然,没有后世假古典派的那种扭捏毛病,在日本多用作古典文入门的读本,是读者最多的文学作品之一。以下所译十四节是我觉得最有趣味的文章,形式虽旧,思想却多是现代的,我们想到兼好法师是中国元朝时代的人,更不能不佩服他的天才了。

这一段小引对《徒然草》的作者生平、创作经过、作品价值,有很简洁而明白的介绍。

 

附:教材所选九段,余五段,据《周作人文类编·日本管窥》补足,供参考。

中 年
年过四十而犹未能忘情于女色的人,若只蕴藏胸中,亦非得已,但或形诸言词,戏谈男女隐密以及人家闺阃,则与年岁不相应,至不雅观。大抵难看难听的事有这几种:老人混在青年中间,妄说趣话;卑贱人说世间权贵和自己如何要好;穷人好酒宴,铺张宴客。

女 色
惑乱世人之心者莫过于色欲。人心真是愚物。色香原是假的,但衣服如经过熏香,虽明知其故,而一闻妙香,必会心动。相传久米仙人见浣女胫白,失其神通,实在女人的手足肌肤艳美肥泽,与别的颜色不同,这也是至有道理的话。
(案《元亨释书》卷十八云,“久米仙人者和州上郡人,入深山学仙方,食松叶,服薜荔。一日腾空飞过古里,会妇人以足踏浣衣,其胫甚白,忽生染心,即时坠落。”)

诃 欲
  女人丰美的头发特别容易引人注意。人品性质,只听说话的样子,就是隔着障壁也可以知道。有时单是寻常起居动作,亦足以迷乱人心。即使女已心许,却总还不能安睡,毫不顾惜自己,能受不可忍的苦辛,这都是为恋爱的缘故。爱着之道根深源远。六尘之乐虽多皆可厌离,其中唯有色欲难以抑止,老幼智愚莫不如是。故谚曰,“以女人发作绳,能系大象;以女人屐作笛能招秋鹿。”所当自戒,应恐惧谨慎者,即此惑溺也。
(案《大威德陀罗尼经》云,“乃至以女人发作纲维,香象能系,况丈夫辈。”吹笛引鹿系日本传说。)

好 色
男子虽多才艺而不知好色,至为寂寞,殆知玉卮之无当也。濡染霜露,彷徨道涂,父母之训诫,世人之讥评,悉不暇听闻,尽自胡思乱想,然而终于仍多独宿,夜不成寐,如此生涯,至有风趣。但亦非一味游荡,须不为女子所轻,斯乃为佳耳。

独 居
妻子为物盖非男子所应有者。听人说是永久独居,最为愉快。偶闻人言某已入赘,或某娶某女,已同栖了,令人对于男子生卑下想。如娶寻常女子,人将轻蔑曰,“这样的女子也好,所以便配合了。”如女稍佳,又曰,“男子一定非常珍重,当作菩萨供养罢了!”若真是美人,人言亦愈有因。且管理家务的女子至可惋惜,有了儿童,提携爱抚尤为烦苦。男子死后,留女子剪发为尼,渐即老丑,是即在死后尚极不愉快也。无论如何女人,朝夕相对,恐亦将厌足疏远,在女子亦当感到冷淡。不如分居,男子时往聚会,虽历时久远,交情可以永续。偶尔往访,辄复留连,亦殊有情趣。
(案这所说的办法与近来蔼理斯夫人所主张的“半分离的结婚”Semi detached
Marriage相似,不过更是浪漫的罢了。《徒然草》第二百四十段中反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结合的夫妇,他说,“不知他们第一句是说什么话?”这真是大家都想问的一件事。他以为只有情人团聚,“互说往昔相思的苦辛,约会的艰难,这才有不尽的情话。”此节更反对结婚,老法师的波希米人性质益发现无遗了。)


母语与翻译

母语的长河流到现代,实在已经太古老了,它需要开辟新的源流,于是有白话运动。然而白话要想取代文言,谈何容易。最开始我们就已经说过,一个民族最好的语言都存在于他们的文学之中,文言文的魅力,在于能够开启汉文唐诗宋词元曲的文学宝藏,那么白话文呢?相对于五千年的历史,一百年的时间终究太短,还来不及建立像样的文学数据库。怎么办?等上一千年吗?当然不能。
于是在现代文学创作的同时,出现了翻译文学,这不但是最快捷的方法,也是和世界交通的最好途径。当时新文化运动的领袖胡适就意识到这一点,他说:“我们如果真要研究文学的方法,不可不赶紧翻译西洋的文学名著,做我们的模范。”(《建设的文学革命论》,见《胡适文存》卷一)可以说,当时最优秀的作家,没有不兼做翻译的工作的。这项工作确实对现代母语的建设起了立竿见影的作用,尚在1926年,周作人谈自己小时候读书的经验就说:

不过时运真好,我们正苦枯寂,没有小说消遣的时候,翻译界正逐渐兴旺起来,严几道的《天演论》,林琴南的《茶花女》,梁任公的《十五小豪杰》可以说是三派的代表。我那时的国文时间实际上便都用在看这些东西上面……我在南京的五年,简直除了读新小说以外别无什么可以说是国文的修养。(《我学国文的经验》)
  
  正如众所周知的,随之周作人等一批新文人也都加入了翻译的行列,或专事翻译的,或亦创作亦翻译的,更有因政治关系不能创作反而成就了翻译的,以至于到了20世纪80年代,王小波在《我的师承》中能够这样说:

查先生(查良铮)和王先生(王道乾)对我的帮助,比中国近代一切著作家对我帮助的总和还要大。现代文学的其他知识,可以很容易地学到。但假如没有像查先生和王先生这样的人,最好的中国文学语言就无处去学。除了这两位先生,别的翻译家也用最好的文学语言写作……对于这些先生,我何止是尊敬他们——我爱他们。他们对现代汉语的把握和感觉,至今无人可比。一个人能对自己的母语做这样的贡献,也算不虚此生。……假如中国现代文学尚有可取之处,它的根源就在那些已故的翻译家身上。我们年轻时都知道,想要读好文字就要去读译著,因为最好的作者在搞翻译。(《青铜时代序》)

  一方面“最好的作者在搞翻译”,另一方面对外国文学的翻译也让译者找到现代母语的感觉,使自己成为“最好的作者”。这一点我想用在周作人身上特别恰当。他翻译《徒然草》虽然只译了十四段,已足以让人知道什么是“美文”。他的译后记也说明他是把翻译当作对现代文的探讨的:

上边十四篇中有九篇系去年旧稿,其余均系新译。原文虽系古文,我却不想用古文去译他,但终因此多少无意地夹进一点文言去,——这个我也不复改去,因为要用纯粹白话来译也似乎是不大可能的。一九二五年三月六日译校竟记。

  他说要多少夹一点文言去,这是很对的,白话文总不能断了自己的传统,全盘西化不是汉语,他说:“中国新散文的源流,我看是公安派与英国小品文两者所合成。”(《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一集·导言》)公安派是晚明诗歌、散文流派,我们也不妨把这个意思再拓开一点:中国的现代文学就是由古代文学与翻译文学的综合产生的,母语的现代化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实现。

    上述道理运用到教学上,就是教师在讲授外国文学的课文时,一定要把它当作翻译文学来教,也就是要重视译者,重视译者的国学功底,重视译者运用母语转换外国文学的能力。具体到这一课,情况更加有趣:首先是兼好法师善于学习中国文化,熟知很多中国的经典和典故,将其转换成日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学;然后是周作人既有深厚的国学根底,又熟悉日本的文化,将其重新转换回这一段段“美文”。读这样的作品,我们感受到的是哲学上说的那种“否定之否定”,是一种“螺旋式上升”——也就是母语的升华。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88630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