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学 > 学生作业

学生博客上的大学语文(山鬼)
【时间:2014/10/12 】 【来源:网络 】 【作者: G2的日志】 【已经浏览2161 次】

 

大学语文王老师给予的资料(山鬼)
2010-04-14 13:34:32

一、《九歌》

《九歌》是楚国民间祭神的一组,是屈原在民间祀神乐歌的基础上加工修改而成的。《九歌》共有十一篇,即:
(1)《东皇太一》;
(2)《云中君》;
(3)《湘君》;
(4)《湘夫人》;
(5)《大司命》;
(6)《少司命》;
(7)《东君》;
(8)《河伯》;
(9)《山鬼》;
(10)《国殇》;
(11)《礼魂》。
篇目都是楚人所祭的神名,而这些神又可分为三类:
一、天神——东皇太一(星名,天之尊神),云中君(云神),大司命(星名,主寿命的神),少司命(星名,主子嗣的神),东君(太阳神)。
二、地祗——湘君、湘夫人(湘水的配偶神),河伯(河神),山鬼(山神)。
三、人鬼——国殇(为国牺牲的战士),礼魂(旧注:祭一般善终者)。
《礼魂》一篇只有五句,不象一篇独立的祭歌,也不象前十篇各祭一神的语气。所以明人汪援认为这是前十篇的“乱辞”(见《楚辞集解》,清人王夫之更指出这是前十篇共用的送神之曲(见《楚辞通释》)。所以《九歌》虽然有十一篇,实际上只祭十个神。
《九歌》这个名称大概很古,《离骚》、《天问》都提到它,《山海经》也提到它,据说是夏启王从天上偷下来的,这是古代一个神话。至于楚人祭神的歌曲为什么也用《九歌》为名,则不得而知。而从前注《楚辞》的人,因为拘泥”九”。的数目,或任意合并《山鬼》、《国殇》、《礼魂》为一篇;或合并《湘君》、《湘夫人》为一篇,《大司命》、《少司命》为一篇,以求符合九数,这种削足适屦的说法,都是由于不了解《九歌》的九不一定是实数的缘故。
闻一多先生认为《东皇太一》与《礼魂》为祭祀时的迎神与送神曲,剩下的九篇才能与《九歌》中的数字“九”达成一致,这种解释方法为我们解答了对《九歌》篇章的疑惑。
除了在内容上的迎神与送神相对应之外,《九章》在形式上也存在迎神与送神相对应,《东皇太一》为迎神15句,《礼魂》为送神共5句,都是单数句。而其他的九章除了《山鬼》之外,都是偶数句。古代祭祀的仪式严格,每次祭祀遵循固定的礼仪和模式。在形式上是否也存在着固定的格式的可能——迎神送神为单句,中间的九章为偶句。当然这也只是臆测,没有做考证的工作。

二、《山鬼》何指

我们乍看“山鬼”这一题目好像很可怕,实际上这首诗所写的形象和所表达的内容,还是很优美的,很动人的,这是一首巫山神女的恋歌。学术界对“山鬼”这一形象的解释以及对《山鬼》通篇主旨的理解没有定论,历来楚辞研究者对《山鬼》的形象与意境的理解说法不一。有以下几种说法:
  1.山鬼即是巫山神女瑶姬。
  最早提出这种说法的是清人顾成天。《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引述其《九歌解》:“曰《山鬼》篇云:楚襄王游云,梦一妇人,名曰瑶姬,通篇辞意似指此事。”
  2.精怪说。
“精怪说”之始作俑者是宋代楚辞学家洪兴祖,他在《楚辞补注?山鬼》题解中说:“《庄子》曰:‘山有夔’。《淮南》曰:‘山出魈阳’,楚人所祭,岂此类乎?”洪兴祖认为,楚人所祭者乃山之精怪。王夫之《楚辞通释》卷二以为是孔子说的木客,也就是五显神,为物类,胎化,非鬼,因疑有疑无,谓之鬼。洪兴祖、王夫之等人“山鬼为山魈”之说,有大量民间传说皆可为此说之支撑。
3.认为“山鬼”即山神。
  明人汪瑷认为:“谓之《山鬼》者何也?……盖鬼神通称也,此题曰《山鬼》,犹曰山神、山灵云耳。”近人陆侃如说:“《山鬼》是楚人祭祀山神的乐歌。”持这一看法,具有代表性且影响较大的是马茂元的《楚辞选》:“山鬼即山中之神,称之为鬼,因为不是正神。”这种说法也是现代研究界最为流行的说法。
  4.“山鬼”即“人鬼”
  明代的张京元《删注楚辞》认为:“又注《山鬼》曰:灵修、公子、君、山中人,皆指所祀鬼言。”清人朱冀认为:“夫鬼属常祀之末,即今郡属厉坛,春秋设祭,祀土谷正神之余,遍及无主群厉,可见此风相沿至今。”其他如胡文英《屈骚指掌》、王闿运《楚辞释》,均谓《山鬼》所祀就是山鬼。

三、《山鬼》概说

《山鬼》是《九歌》的第九首,又是《九歌》中悲剧之最。全诗采用内心独白的方式,塑造了一位美丽、率真、痴情的少女形象。全诗有着简单的情节:女主人公跟她的情人约定某天在一个地方相会,尽管道路艰难,她还是满怀喜悦地赶到了,可是她的情人却没有如约前来;风雨来了,她痴心地等待着情人,忘记了回家,但情人终于没有来;天色晚了,她回到住所,在风雨交加、猿狖齐鸣中,倍感伤心、哀怨。

诗中不仅描写了山鬼对爱情的执着追求,而且还细致地刻画了当爱情遭到波折时她那忧伤、失望又相思绵绵的复杂情绪和心理状态。全诗清新凄艳,幽渺情深,富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

第一段,写山中女神的打扮和她要与爱人赴约时的情景。
第二段,写她等候爱人而不来时的那种憧憬、向往而又担心焦虑的心情。
第三段,写她失恋的烦乱痛苦的心态。

全诗将幻想与现实交织在一起,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
  作者以人神结合的方法塑造了美丽的山鬼形象:
  她披戴着薜荔、女萝、石兰和杜蘅,乘着赤豹拉的辛夷车
  车上插着桂枝编织的旗,身边跟着长有花纹的花猫……
  其衣食住行无不带有强烈的神性和野性色彩,又与山鬼的身份地位相适应。然而山鬼的容貌体态和情感变化又都是正常人的表现,她感叹青春不能永驻,期盼爱人早些到来,不来则忧伤孤独……

  这种人神合一的形象创造,正是屈原诗歌中的一贯方法。
  
四、从祭祀角度看《山鬼》

《山鬼》是楚人在对山神进行祭祀时候的唱词,在山神的祭祀活动中,应该由两名“巫”共同舞蹈,进行对山神的祭祀。并不是单方面的人对山神的渴望、等待、幽怨等,而是山神的声音与人的声音产生了共鸣(有男女即神与人的交流和沟通)。基于《山鬼》的祭祀性质,是由山中人和山神共同来完成的,形成一种场景式的表演效果。为了便于表达此观点,我们可以按照表演的情景划分全文。

  女(自况):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男(自况)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男(迟到)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女(等待)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景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女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女 (况他)采三秀兮於山间,石磊磊兮葛曼曼。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男 (况她)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廕松柏。
  (缺) 君思我兮然疑作。
  景 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
  女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用表演的方式来解释《山鬼》更能理解文本与祭祀活动之间的相互对应关系。按照祭祀仪式的常规来说,男巫与女巫应该进行娱神的表演,按照《山鬼》的词来进行各种舞蹈动作,但是他们却不一定是祭祀词的朗诵者,所以并没有必要对景物描写的语句进行角色的划分。对于景色描写“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还有另外一种解释:民间祭祀山神是因为山神左镇一方,能防止地震、阻挡洪水,如同一种稳定的因素,同时又是因为云积于山,故山神能行云布雨,促使人间粮食丰收。在《山鬼》中,这句景色的描写就意味着山神正在施风布雨。同样的“雷填填兮雨冥冥”,也与山中的风雨有关,山神的行动通过景色得到展示,这会不会就解释了他所不能会见“山中人”的原因,以及“山中人”所发出的“君思我兮不得闲”的感慨也得到了解答。这种解释难以自圆其说,只能作为对《山鬼》理解的一种猜测和补充。

五、《山鬼》的艺术特点

第一、诗人想象丰富,以浪漫主义的浓墨重彩刻画了一位芳洁、善良、勇敢、痴情而倍受摧残和冷落的缥渺空灵的山鬼形象,但又赋与她丰富的人情味,细腻地表现了她热情而善感的性格特征。
第二、诗人善于把深山景物、环境氛围和人物的思想感情融合起来,构成情景交融的画面。
第三、以人神杂糅的手法塑造了巫山女神的形象。写鬼神也是写人,人神的特征相结合。她的衣食居处、服饰车舆、习性行踪,都与山鬼的身份地位相适应,带有强烈的神异和野性色彩;但她又有人的容貌体态,人的七情六欲,在爱情生活中,她是人世间美丽、纯情、忠贞少女的化身。
第四、《山鬼》一诗的语言情味隽永。篇中写情的语言纯挚自然而又深沉缠绵,诗中写景状物的笔墨也绘声绘色,清新幽艳,为表情达意起到了很好的衬托渲染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874380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