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师 > 大语名师

王步高:论教学四境界
【时间:2012/3/19 】 【来源:本站整理 】 【作者: 王步高】 【已经浏览2588 次】

    我是09年暑假之后到清华来的,在清华开四门课:《大学语文》、《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诗词格律与创作》。这四门课都包含在我牵头的《大学语文》、《唐宋诗词鉴赏》两门国家级精品课当中。

    在清华的这两年多,就教学水平的提高来说,顶我在东大的二十年。为什么这样说?一个是清华的学生素质非常高,让我感到后生可畏,逼着我必须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一个是我这段时间的精力比较集中,确实在教学上下了功夫,总结出了一套较完备的教学方法。
   
    一、“回头看”的备课法
   
    大学语文我每学期都上,每学期都重新备课,当然利用原有的PPT,重新补充,重新备课;据此我创造了一个“回头看”的备课法。我有很多课都有录像,也有录音,而且我有几门课由录音稿整理出书,象《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都整理成书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我现在每次备课的时候,都把以前自己的讲稿重看一遍,这样达到一个目的,保证我今天重新讲的不低于我原有的水平,站在自己过去的肩膀上,回头看,看看自己过去上课的录像,自己上课的录音整理稿,保证自己不停的在超过自己。我不敢说我能超过别人,天下之大,胜似我们的人太多了,尤其是老一辈的学者,超过我们的人太多了,但是我想我不停的超过自己。这个回头备课法,我觉得是很有利的。前不久我跟一个兄弟院校的老师们在谈,如果你每节课都自己录音,录过了之后,下课之后你自己好好听,就会发现你的上课当中是有许多语病,许多缺憾的。自己就能发现,用不着什么名家来指点你。如果我们参加工作不久的这些年轻的博士硕士们,如果你们每节课都自己录音,都认真的看,不停的挑自己的错的话,你干五年,能顶老教师三十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成为一流的大家,因为决定你的教学水平的还有你的学术水准,包括你的其他方面的原因,但是就从教学备课这个方面,你都能这样做,五年能顶三十年。我为什么说我到清华来来两年多就能顶东大二十年,就是从这个方面说的。后来我经常回东大讲课,听过我讲课的同志就觉得大不一样。比如我在东大开一个讲座叫《六朝松下话东大》,以我为东大写的校歌为脉络,讲我们东大的校史,这个讲座我在东大讲了四十场。最近我又在东大讲一次,我们中文系有个北大毕业的博士,他就听我不止第二遍第三遍,他说“王老师你这次讲的跟以前讲的大部分都不同”。当然是不同的,我的PPT就不一样,原来是110张PPT,这一次在做了250几张PPT。由于以前我不会做,我要写上word文档,请别人给我做在课件上,现在我自己会做了,变更声音,换字体、重复、前后颠倒,什么都会做了,就从PPT水平来说,我这两年就远不止前面二十年了。

    二、教学“四境界”
   
    我模仿王国维的“三境界”说提出了一个教学“四个境界”。王国维的“三境界”是大家所熟悉的,另外我们清华大学一个老教授叫冯友兰,后来到北大去了,他在西南联大的时候,提出的人生的“三境界”说,人有动物的境界,人有道德的境界,人也有天地的境界。受王国维跟冯友兰思想的影响,我提出了语文教学的四境界说,今年五月份,在全国汉语与文学教师培训上,我讲课的题目就是“汉语言文学教学的四重境界”。我的第一境界不同于冯友兰的境界,冯友兰的第一境界定得太低了,人这个动物境界就定得很低了,任何一个人都具有这种境界,我的第一境界是科学认知的境界,科学认知的境界就是用科学方法教育学生,达到较好的教学质量。
   
    第二境界是“有我与传道的境界”。王国维不是讲有些词里面有“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嘛,我觉得要把老师放进去,教书育人,重点讲育人嘛,育人的部分不仅是你给学生进行谆谆教导,而是把自己和学生放在一起,把自己投入进去,要有一种“有我”的境界。当然我有我特殊的地方,我的人生经历很丰富,我在文革当中两次打成反革命,坐了309天的牢,还当过一回革命烈士。应该讲这不是我人生的经验而是教训,我为它的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但是不是可以用这些东西充当学生的反面教员,让我们的学生少受我这些的挫折,少经历这些坎坷呢?用这些东西去教育学生是最有说服力的。比如我讲苏轼的黄州诗,苏轼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前面讲到乌台诗案,一贬贬到黄州去。他就有一种旷达的精神,才贬到黄州,他写的《初到黄州》那首诗当中就有“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看到黄州靠近长江,就想到有鱼吃,看到那里有竹子,其实还没到出竹笋的季节,就仿佛闻到竹笋的香味,这就是一种非常豁达的人生境界。所以讲到这个我用我当年的经历做例子,我说遭受挫折也不可怕,假如能把人生挫折变为经验,变成自觉,那人生就不一样。这是我讲的第二境界,有我和传道的境界。
   
    第三个境界是研究性教学的境界。这个不是我的创造发明,研究性学习、研究性教学是经常有人提起的。但对于清华这样高素质的学生,如何进行研究型教学,我已经形成一篇论文了,就是在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四届年会上我提交的那篇论文,在《语文教学通讯·创刊号》的第一期上登出来了,题目是《论重点高校的大学语文等基础课程的研究性教学》,就是这么一篇文章,我那里面讲了很多。
   
    第四个境界是教学艺术的境界。艺术境界简单的说是叫学生如坐春风,如醉如痴。要想争取做到这一点,并不是每节课都是成功的。我在清华上课之后,一下了课离开课堂,我就给我今天自己这个课打分,有许多课已经达到这节课的过去的最好水平了,但距离我设置的艺术境界还有很大的距离。我反思一下,这堂课有哪些地方是失败,还是不成功的,要让学生他跟上你动。比如我在东大讲《六朝松下话东大》,我有一场讲座,一场讲座学生鼓掌43次,那种讲座就到了艺术的境界。课堂上不但没有人打瞌睡,也没有一个人走进走出的,他们整个的心都被你拽住了,达到一种如坐春风,也有的如醉如痴。要想做到这一点,除掉老师有扎实的专业学术基础之外,还要有一种人格的魅力,另外老师还要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能动手写文章。以前老清华的这些教授,中文系外文系的这些教授,哪个不是作家?曹禺、钱钟书、朱自清、闻一多、沈从文、徐志摩、梁实秋,哪一个不是作家?所以我也是经常写诗填词,东大的校歌是我写的,最近这两年我又试着写赋,特别是这次清华校庆一百周年,我写了《清华百年赋》。我这两年还写了不少篇散文,特别是我写了篇回忆我跟爱人的爱情,叫《回眸》。我觉得创作不浪费你的时间,反而对你非常有帮助,我写了清华赋,再教王粲的《登楼赋》,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你会写诗填词你讲李清照、讲苏轼、讲李白杜甫,你就不是站着仰望一千年之前高高的云端里的李白杜甫,身影忽隐忽现,看着死材料,然后对着注释去解释它,我认为李白杜甫仿佛是我诗社里的一个诗友,比我大几岁,我跟你们介绍他,是介绍我诗社里的某一个朋友。第一,我对他非常了解,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能如数家珍的介绍他;第二我经常讲李白杜甫还有哪些不足,我经常讲杜甫的这一首诗,哪个句子是败笔,哪个的结尾不如李白的哪一首诗,经常这样横向比较,学生觉得比较亲切,并不觉得你老师狂妄。我说这首诗写得比较不怎么样,也就是我们王某人这种水平,我确实也遇到一些特别好的句子,象《长恨歌》中的“梨花一枝春带雨”,象这样的句子,说实话我写不出。不但今生写不出,来生估计也写不出。有些诗让人赞叹不已,我说这话到底好在什么地方,你是从内行的眼光,从是诗心诗魄上去解释它,这种教学就容易达到艺术的境界。
   
    (根据作者2011年11月13日北京大学语文沙龙上的讲话稿整理,周晓芬,何二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011044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