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师 > 教师心得

孔庆东老师教语文
【时间:2009/12/8 】 【来源:百度空间 2009年11月29日 】 【作者: 我是孩子小老师】 【已经浏览2265 次】

    孔庆东老师曾经教过01级同学的大学语文,与数学系的同学有不少接触,所以我们找了孔老师聊聊。

    孔老师对数院学生的印象非常不错。上个学期,他就在其500人的大课鲁迅研究上公然称赞:数学系的学生文学素养非常好。

  几个听课的数院师兄狂汗不已。这次,他仍然很肯定:

    数学院学生的人文素质确实是非常高的。就大一学生来讲,他们的文学水平和写作水平甚至要强于中文系的学生。他说了一个小事例。教大学语文的时候,他布置过一个作文题遭遇数学。孔老师对他出的这个题目好像很是满意:

  到了未名湖畔,不是说要再做多少题,而是开始形成一个数学观了。所以,给一个空间,有数学,有遭遇,从你们的角度出题,大家都是愿意写而且有东西写的。

  果然,交上来的作品,有不少他认为很不错。至少,从文章中就看出,大家的高考作文肯定很好,文字功底好。这时,旁边一个同学插话:

  那您可以把他们好的作品结集出版啊。本来一句玩笑,谁料孔老师很认真地说:我倒真有这个想法,因为其中有一些很优秀的东西。

  说得我对0lggjj们的文章倍感兴趣了。他因此觉得给数学系学生上课,比给本系上课还好上,还鼓励其他中文系老师来教大学语文。这么看得起数院的同学,惭愧ing。

  由此自然说到数学与文学的关系。数学与文学本是相通的。从思维上他们都是在追求一种理想的美的宇宙秩序,寻找,发现,突破。

  就我自己而言,不可能还记得怎么做题,但数学的精神留在血液里,让我学会体会一种理性的美,这对于搞文学很有帮助。

  因此,孔老师建议我们培养文学素质,不能只拘泥于大学四年中仅有的限选课大学语文,而要自己多看一些书,因为理科生很容易打通文科这一块。的确,数学人中有不少才子才女,甚至很多数学家本身就是文学家,比如华罗庚、苏步青回忆起读书生涯的时候,孔老师乐呵呵的。他说,那时候,大家对一些系的整体印象是这样的:中文系的学生目空一切;地质系的学生每人有一把地质锤,很会打架,所以不能惹;而如果跳舞,一定要找外语系的女孩(说到这儿,大家都乐了);而数学系学生学问厉害,很有才华。他印象深刻的是数院同学中有很多围棋高手,业余四段六段好几个。我们看围棋盘很大,他们可以看得很小很简单。

  我下得很烂,他们跟我下都是下指导棋,让好几个子。原来如此,难怪记忆犹新。

  对数院人的为人,孔老师也很是欣赏。他对所熟悉的某位数院博士生的评价是:为人好,自信,不张扬,不浮躁。提到丁石孙先生的时候,孔老师说那是历任北大校长中我最为敬佩的几个之一。

  他是学生的时候,丁老先生是北大校长。那个时候,北大学生常去游行,而丁先生会拦在校门口不让大家去闹事。而真到了学生出事时,他又特别护着学生。

  的确,这才是真正爱护学生的校长。

  或许,这个优点应该更多地归于丁先生本人的品性,与数学也许无多大关系。大约可以这样说:数学本身的光环已经足够耀眼,而一个个出色的数学人的个人魅力使之锦上添花。孔老师还说到,丁先生讲话有道理,有风度,言简意赅,不蔓不枝。

  我想数学最后培养的是人的一种简捷的思维,这一点在丁校长身上体现得很明显。

  在说到数院的同学的时候,孔老师一直强调数院同学治学态度很好,很踏实。他也分析了可能的原因:从生源角度来讲,数学院的很多学生从小就喜欢自己的专业,因此有一种很安心的状态;而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学习对象对人的反作用。而后一句话引起了我们的好奇。

  孔老师是怎样理解数学本身的呢?

  数学是美学。孔老师谈起做学生时的感受,题目做出来之后,不光是竞争的快感,更是美感,心里特别舒服,觉得宇宙这么一摆弄就好看了。呵呵,孔老师虽不是数学人,但对数学的感悟可能比很多数学人都要深刻。

  数学是宇宙间最根本的规律。

  孔老师特地提到他学生时期的一位高一级的数院师兄,经常跑到他们宿舍侃哲学,如弗洛伊德等等,把他们这群文学系的哥儿们都侃得晕乎乎的。因此他得出结论:学数学让人站到比较高的平台上,根本东西学清楚了,对其他知识的吸收就会很快。进而,孔老师说:

  学科看起来很繁杂,其实很简单,文史哲、数理化的基本理论弄清楚了,就是一个完整的人,能够充分享受人生,理解别人,而这是最重要的。

  孔老师尤其谈到了数学素质和数学精神。我觉得一个人考试数学可以考得不好,但如果没有数学素质,就干什么都干不好。自然我们提到了钱钟书数学不及格的文学大家不少偏科者的挡箭牌。孔老师的看法是他只是考试不好,不会做题,而做题是要经过训练,所以并不能说明他数学素质不行。他还半开玩笑地说:钱钟书是算得最精明的人了,同时代的人就他没倒霉,不可能数学不好。至于数学精神,观念里已经把它上升到了一个哲学层面,与孔子的中庸之道结合理解,最根本的一点是讲究恰到好处。数学是在剥离种种具体事件以后,在最纯粹的领域里追求这个恰到好处的点。

  这么听起来,学数学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就现状来看,相对于大家对经济金融一类经世致用之学的趋之若鹜而言,数学门前略显冷清。这又是为何呢?孔老师对此的看法是:

  现在分这么多学科,为什么大家散出去你干这个,我干这个,最终目的,就是要合起来解决人在宇宙中的根本问题,怎样生存,过得更好。有些人却忘了这个目的,迷途了,以为自己就是研究自行车的。

  现在我们的社会总是倡导人们去学习具体的学问,说数学不实用。这种观点会毁坏我们民族的前途,我们的民族确实需要一批人去学习最根本的学问,从北大来说更应该是这样的。最后这一句话尤其让我感动,北大人对国家对社会的强烈的责任感,慷慨激昂。

  和孔老师只聊了不到半个小时,却窥见了文学大牛对数学的一些看法。数学人在其心中竟是这样全能的形象,心中自豪的同时又很惭愧。自豪是因为数学人确是一个很优秀的团体,而惭愧则是因为忝居其列。至于对数学的理解,本是见仁见智的。孔老师学生时期数学学得很棒,工作以后深钻文学若干年已成大家,他理解的角度与我们有所不同,而且有很多独到之处,值得我们数学人深思。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414281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