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教案导读

《天子游猎赋》教学参考
【时间:2014/5/29 】 【来源:本站 】 【作者: 不详】 【已经浏览2134 次】

《天子游猎赋》教学参考

 

 

一、语文知识与训练

 

赋这种文体是最难讲的,但是此乃一代之文学,讲文学史必然绕不过去。赋有大赋、小赋、骈赋、律赋、文赋等等,讲赋还必得讲汉大赋才算正宗。但是汉大赋繁琐,非数百条注释而不能读,是已“死”的文体,强学之,不符合本教材宗旨(本教材宗旨为学习“活在现代汉语中的古代汉语”),所以必须探讨新的讲法。

学习这一课不必在乎逐字逐句的解释,而是让我们抱着一种赞叹的心情,欣赏古人在文字上的巨大创造力,汉赋中的字词,虽然很多已经淡出现代汉语(从一赋之注多达数百就可见出),但是这种儿童般的对文字的创造与痴迷,应该永远成为我们母语学习的内动力。建议从语文学入手(而不是从文学入手),注重汉赋对于字词的运用,培养学生对于积累字词、丰富自己语库的概念。

 

1.从语文学的角度说,汉赋是两汉语文学家对于文字的发现和夸饰,是一场文字的狂欢。人类进化的过程,往往在个体生命成长中复现,人类文化的发展过程,也会在个体学习中重新演示,如今天小学语文的集中识字教育,更典型的例子是央视的“汉字听写大会”,出题者几乎把《辞典》、《字典》、《词库》等大部头图书都快翻烂了,还从《水经注》、《红楼梦》等名著寻找各种天文、地理、生化名词、方言术语、生僻地名等等方面的字词,而参赛者也对汉字作了集中、大量的准备,一些学校的选手甚至把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的字词听写了三遍。最后我们看比赛中出现的一些字词,放在一起,真很像是从一篇篇汉大赋里找出来的,如:

 

光绪、甲胄、梧桐、陡峭、雾凇、猢狲、秃鹫、沟壑、黑曜石、黏稠、暴殄天物、瓮中捉鳖、驽马、曾国藩、枭首示众、谥号、襁褓、溘然长逝、摩羯座、陀螺、桀纣、馥郁、斧钺、貔貅、万目睚眦、嬷嬷、神龛、兄弟阋墙、荦荦大端、驿站、矫健、萧瑟、通牒、揉搓、蜥蜴、凋敝、跋扈、皴裂、蚩尤、嵇康、壅塞、日冕、、滂沱、妖孽、暮霭、惆怅、盘桓、层峦叠嶂、蝉蜕、翘楚、鼹鼠、喇嘛、鳜鱼、赭石、淄博、腌臜、虫豸、乌桕、犰狳、踽踽独行、糨糊、趔趄、藿香、剐蹭、黑黢黢、纵横捭阖、白垩纪、梦魇、苜蓿、阴霾、厉兵秣马、蹴鞠、熠熠生辉、乾坤、瓜葛、干涸、稚嫩、紫檀、日珥、硒鼓、猕猴、辎重、美轮美奂、梭镖、掣肘、煊赫、璞玉、豢养、鬃毛、犁铧、整饬、绥靖、朝觐、诡谲、茱萸、尺蠖、陶埙、妆奁、箭镞、眄视、觊觎、僭越、束脩、坍塌、荆轲、荠菜、清冽、晕厥、橄榄、斑鸠、琵琶、黄芪、崔嵬、荏苒、虔诚、蟠桃、镌刻、烤馕、社稷、滹沱河、密密匝匝、金銮殿、糍粑、羌笛、考妣、岐黄、遴选、消弭、怂恿、滑熘、阑珊、蹙额、螟蛉、木铎、瘐毙、箪食瓢饮、沉疴、邋遢、鞑靼、鳏寡孤独、齑粉、集腋成裘、菽粟、鳕鱼、芦笙、羸弱、荸荠、甘霖、怙恶不悛、髭须、耄耋之年、鳄梨、谄谀、痈疽、东施效颦、缱绻、膻腥、蓬荜生辉、旖旎、鸸鹋、荫翳、皋陶、袍笏登场、祭酹、龙骧虎峙、浮槎、耆寿耇老、瓮牖绳枢、耒耜、越俎代庖、栉风沐雨、亵渎、饿殍、稗官野史、卷帙浩繁、饾饤、裂璺、奚落、痉挛、豆蔻、肇事、玉玺、柴扉、众目睽睽、傀儡、振聋发聩、卜筮、乖戾、巉岩、渊薮、玳瑁、嵯峨、锱铢必较、醪糟、尘寰、婺源、鼙鼓、傩戏、舴艋、颉颃、鏖战、料峭、饸饹、合卺、蟊贼、罅隙、碌碡、旱魃、嫘祖、倥侗、铁蒺藜、瘰疬、蝾螈、飨宴、斑蝥、袼褙、糌粑、玉墀、清癯、匏瓜、怨怼、芫荽、砥砺、氤氲、伏羲、胶柱鼓瑟、打醮、稼穑、蟾宫折桂、酚酞、仓廪、龃龉、鬼蜮伎俩、嘧啶、溽暑、臧否、猞猁、螺钿、鳗鲡、铴锣、菟丝子、胼手胝足、鸣镝、鹭鸶、山魈、甾醇、蕴藉、玉簪、玉箧、云岫、云谲波诡、暴戾恣睢、籀文、薨殁、颛顼、剽窃、蛊惑、摩挲、尺牍、鳞次栉比、蝼蛄、腹诽心谤、粮秣、桑葚、竹篾、肘腋之患、痼疾、朱雀玄武、放浪形骸、鸬鹚、饕餮、日晷、时乖命蹇、瘴疠、漫漶、畛畦、皴法、黜陟幽明、干戈载戢、命薄缘悭、泞淖、骈拇枝指、日堙月塞、兀兀穷年、匣剑帷灯、枵腹从公、勖勉、阴鸷、鹓动鸾飞、舳舻千里、哂笑、噤若寒蝉、韬略、偏袒、缜密、殚精竭虑、骅骝、蝇营狗苟、罗敷、弹劾、撺掇、懵懂、蹒跚、幢幢、帆樯、周穷恤匮、蹊跷、轩轾、啁啾、叱拨、裂罅、卮言、鸱吻、凫趋雀跃、曲水流觞、舳舻千里、峨冠博带、秫秸、秕糠、婉娈、佯嗔……

 

所以本课第一个语文学或文字学上的目标,就是告诉学生要热爱我们的汉字,抱着小学生集中识字那样的兴趣(赤子之心),积累字词,丰富语汇,不要把古字难字生僻字视为赘痈,而要视为汉字的宝贵资源,看见这样的字,像小学生那样,在小本本上多写写记记。

可以设计以识字写字为主要目标的作文,计分的主要标准就是不写错别字。不一定搞中学生那样的汉字听写比赛,但是可以结合课堂笔记能力的训练,听写整篇(段)的文章,例如老师读一段文章,让大家记录,读毕即让同座互换批改,评出分数,作为平时成绩。

 

2.汉赋内容结构上的一些特点,虽然文学价值已经不多,但是仍非常适合作语文方面的训练。比如让学生写一篇描写自己校园的作文,要求写出东边有什么,西边有什么,南边有什么,北边有什么;春季如何如何,夏季如何如何,秋季如何如何,冬季如何如何;植物方面计有什么什么,石头有什么什么(假山点缀刻石布局),建筑方面如何如何,人物方面如何如何……这样的写作方法,从修辞角度说,就叫“铺排”(铺张排比)。甚至可以模仿汉大赋的竞相攀比,一个同学写完,后面的同学设法超越,在后面的同学再设法超越,以至无以复加。

这种作业,不仅有形式训练方面的意义,也有内容方面的意义,子曰,学诗可以多识鸟兽草木之名,更加亲近自然。现代人往往叫不出花草树木的名字,可以发动学生考查,为校园中的花草树木做标志牌。

 

 

二、文本详析

 

1.注释

1)使:派遣。子虚:虚构的人物。汉赋通常通过虚构几个人物进行对话,在对话中展开作者的创作意图。子,古代对男子的美称。虚,空。使:出使。

2)田:通“畋”,打猎。

3)过:拜访,探望。姹:夸耀。乌有先生:亦为虚构的人物,意即没有这个先生。

4)亡是公:亦为虚构的人物,意无这个人。公,是对男子的敬称。存焉:在此,指现场。

5)云梦:即梦泽。据《汉书·地理志》记载,云梦泽在南郡华容县(今湖南潜江西南),范围并不大,但今人考证,古籍中的云梦,一般泛指春秋战国楚王的游猎区,包括汉江平原在内的大片地区。

6)选徒:选拔士卒。

7)罘:捕野兽的网。弥山:布满山野。

8)掩:捕捉。兔,又作“菟”,《史记》、《文选》均作“兔”。辚:车轮碾压。

9)格麟:捉住麟的角。

10)骛:纵马驰聘。盐浦:海边盐滩地。割鲜:宰割新杀死的鸟兽的肉。染轮:血染车轮,喻射死之多。

11)射中:射中目标。矜:夸耀。自功:自己的功绩。

12)饶乐:富有乐趣。

13)孰与:犹言“如何”。意思是不若、还不如。用于反诘语气,并含有比较意味。

14)鄙人:自谦之词,指自己见识浅陋狭隘。

15)宿卫:在宫中值夜的警卫。

16)时:时常,经常。

17)有无:有或无。指有的景物看过,有的景物没有看过。也即说看得很粗略。或以为览于有无,即无所不览。犹未能遍睹:指即便看得很粗略,后园尚且不能走一遍。

18)焉:何。外泽:后文所谓“云梦”等七泽。

19)略:大略,简要。

20)唯唯:应诺之词。

21)七泽:七个湖泽,当指楚国长江中下游两岸的大小湖泽。这是赋中经常采用的夸张的笔法。

22)特:只,但。小小:最小,很小。

23)盘纡:山势盘旋纡曲的样子。岪郁:山势盘曲重叠的样子。隆崇:山势高耸的样子。律崒:山峰高危的样子。岑崟:山峰高峻的样子。参差:指山高低错落。日月蔽亏:指日月为山峰所阻,或隐,或半缺。

24)交错纠纷:指山岭高低交错相互纠缠在一起。这是远望的感觉。干:干犯,接触到。

25)罢池、陂陁:都是山势倾斜的意思。属:连接。

26)丹:朱砂。青:青色土,可作颜料。赭垩:赤土和白土。雌黄:又名石黄,一种矿物,可作颜料。白坿:石灰。碧:一种青白色的玉石。

27)照烂龙鳞:指多种颜色相互照耀,灿烂如龙鳞闪光。

28)赤玉:一种赤色美玉。玫瑰:美玉名。琳:青碧色的美玉。珉:一种似玉的石。昆吾:山名。这里指它所产的石,可冶炼成铁,用以铸造良剑。

29)瑊玏:一种次于玉的美石。玄厉:黑色的石,可作磨刀石。礝石:白色带赤的仅次于玉的美石。武夫:也作“碔砆”赤色白纹的美石。

30)蕙圃:种植香草的园圃。衡:杜衡。兰:兰草。芷:白芷。若:杜若。以上四种都是香草名。穹穷:香草名,产于四川的“川穹”。昌蒲、江离、蘼芜:都是香草名,或以为穹、芎、䓖三者为一物,苗为江蓠,根为穹穷,叶为蘼芜。诸柘:即甘蔗。柘,通“蔗”。巴且:即芭蕉。

31)登降:指地势高低。阤靡:形容山势倾斜,绵延不断。案衍:地势低洼的样子。坛曼:地势平广的样子。缘以大江:以大江(长江)为边缘。限以巫山:以巫山为界限。

32)葴:植物名,即马蓝。一说酸浆草。析:蓂草,似燕麦。苞:草名,可织席、履。荔:草名,似蒲而小,根可做刷子。薛:草名,即赖蒿。莎:即莎草,香附子,可做药。青蘋:似莎而大。

33)埤湿:指低洼潮湿的地方。埤,通“卑”。藏莨:即狼尾草。蒹、葭:都是芦苇一类的植物。东蘠:草名,苗如蓬,子似葵,可食。彫胡:即菰米,茎即茭白。觚卢:即“葫芦”。奄闾:一种艾蒿类的草,可治病。轩于:即获草,茎似蕙而臭。

34)不可胜图:不可一一描绘出来。“图”或作“计”讲,亦通。

35)发:生长,开放。钜,同“巨”。

36)神龟:龟中之最神明者。据《尔雅·释龟》说,龟分十种,其一曰“神龟”。蛟:龙属,似蛇。鼍:又称“猪婆龙”,即扬子鳄。毒冒:“瑇瑁”,一种似龟的爬行动物,甲壳有花纹,可作装饰品。鼋:大鳖。

37)阴林:大树林。以树大且多长交阴,故名。或以为指山北的森林。楩:木名,即黄楩木。柟:即楠木。豫章:即樟木。桂:桂木,产于江南,可入药。椒:指木本椒树。檗:俗称“黄柏”,树皮可入药。离:山梨。朱杨:即柽柳。河柳,生水旁。相樝:即“相楂”,山楂。梬栗:即梬枣。结实似柿而小,干后紫黑,大小如葡萄。

38)宛雏:即“鹓雏”,凤凰一类的鸟。腾远:说法不一。或以为即“腾猿”,善跳跃腾挪。“远”、“猿”,音近而误。射干:似狐,能爬树。

39)玄豹:黑色豹。蟃蜒:一种大兽名,似狸而大。貙豻:一种大兽名,狸。或以为貙、豻为两种动物。似狸而大为貙,豻为胡地野犬。

40)剸诸:即专诸。春秋时吴国的勇士,曾为吴公子光(即后来的吴王阖闾)刺杀吴王僚。

41)手格:空手搏斗。

42)驯駮:驯养的駮。駮,传说中的猛兽,能食虎豹,故虎豹等惧怕此兽。或以为駮是一种毛色不纯的马。驷:四匹马驾车。

43)雕玉之舆:用雕刻的美玉装饰的车子。

44)靡:通“麾”,挥动。桡旃:曲柄的旗帜。或以为是轻柔飘荡的旗帜。《文选》张铣注:“桡,弱也。”曳:动摇。这句是说:动摇着用明月珠装饰的旗。建:举起。雄戟:三刃剑。这句是说,举起名剑利戟。

45)乌号:相传为黄帝的弓号,后代指良弓。雕弓:雕有花纹的弓。

46)夏服:夏后氏(一说“夏羿”)的盛箭器。后代指著名箭袋。劲箭:强劲锋利的箭。

47)阳子:即伯乐。姓孙名阳,初秋时善相马御车的人。或说仙人陵阳子。骖乘:陪乘。坐右边,以防车子翻覆。

48)孅阿:古代善于御马的人。或说为月神的御者。

49)案节:有节奏地按辔徐行。案,通“按”。舒:展开。陵:踏。狡兽:狡捷的野兽。

50)蹴:踩上。蛩蛩:一种类似马的善于奔跑的野兽。

51)辚:车轮压。距虚:兽名。似骡而小,亦善奔跑。

52)轶:突击。或以为作“超过”讲。

53) :碾压。车惠:车轴头。北方的一种良马,又称“野马”。

54)遗风:千里马名,因其奔跑速度超过风,故名。游骐:四处游荡的马。骐,青黑色,有如棋盘格子纹的马。

55)倏胂:奔逐急速的样子。倩浰:急速的样子。

56)焱:通“飚”,疾风。

57)决眦:射裂眼眶。这样可以保持兽皮的完整,这要有极高明的射术才能做到。

58)洞:贯穿。掖:通“腋”。绝:断。心系:连着心脏的血管。这种射法可以一箭把禽兽射死,据说肉最好吃。

59)雨兽:指射获禽兽如下雨。一喻其速,二喻其多。

60)弭节:即按节。弭,止,按下。

61)翱翔:原指鸟回旋飞翔,这里用以形容悠闲自在地遨游。容与:从容不迫的样子。

62)徼:拦截,遮拦。 :疲极。诎:通“屈”,力尽的意思。

63)殚:尽。变态:多种姿态。指猛兽受追击的多种恐惧姿态。

64)郑女:故以为郑国多出美女。曼姬:美女。曼,指皮肤细腻润滑。

65)被:通“披”。阿:古代一种轻细的丝织品名。锡:细布。

66)揄:曳引。纻:苎麻织的布。缟:未经染色的绢。

67)杂:错杂。纤罗:轻细的罗绮。

68)雾縠:轻薄如雾的丝织品。

69)襞积:形容衣裙子上的折叠。褰绉:指衣裙上折叠的绉纹。褰,缩。绉,蹙。

70)纡徐、委曲:都是婉曲的样子。重复强调,以状其婉曲多姿。

71)郁桡溪谷:指衣服折纹深曲犹如溪曲。郁桡,深曲,纡曲。

72)衯衯、裶裶:都是衣长的样子。扬:举起。衪:衣裙的边缘。戌削:形容衣裙裁制可体的样子。

73)蜚襳:飘动的衣带。蜚,同“飞”。襳,古代妇女上衣装饰性的长带。髾:古代妇女上衣如燕尾的饰物。

74)扶與:形容衣裙因转动而掀起的样子。猗靡:娇美的样子。

75)翕呷、萃蔡:都是形容走路时衣服摩擦发出的声音。

76)靡:通“摩”。

77)错:错杂。翡翠:鸟名。葳蕤:形容羽毛鲜丽盛多的样子。

78)繆绕:缠绕。玉绥:以玉饰绥。

79)眇眇、忽忽:都是隐约恍惚的样子。若神之髣髴:即仿佛若神仙。

80)相与:指壮士与郑女曼姬等等。獠:夜间打猎。

81)媻姗、勃窣:《汉书》颜师古注曰:“行于丛薄之间也。”

82)金堤:喻堤坝坚固如金。掩:用网捕禽。鵕鸃:即锦鸡。

83)矰:一种系绳的短箭。纤:细。缴:系在箭上的生丝绳。

84)戈:用系绳的箭射飞禽。连:一种捕鸟的方式。鴐鹅:即野鹅。

85)鸧:鸟名,似雁而黑。玄鹤:黑鹤,据说鹤寿满二百六十则色纯黑。

86)文鹢:指船头画有鹢鸟的舱。

87)枻:即棹,船桨。

88)罔:通“网”。

89)摐:敲打。

90)籁:排箫。

91)榜人:船夫。流喝:声音悠扬、悲咽。

92)鸿:大。这句指波涛汹涌。奔扬:波涛。会:汇合。一说逆流。

93)礧石:众石。琅琅礚礚:众石相击的声音。

94)獠:夜间打猎。灵鼓:六面鼓。案行:归依行列。就队:归回原队。

95)纚:连接不断的样子。淫淫:接连不断慢慢行进的样子。般:通“班”,依次排列的样子。裔裔:排列行进的样子。

96)阳云:台名,一作“阳台”。虚构的台名。或说在云梦泽中,或说在巫山下。泊:安静无为的样子。自持:持守宁静的心性。

97)芍药:调和。或以为药名,用以调和无味而成食品,具有和五藏辟毒气的作用。具:备办。御:进食。

98)曾:简直,竟然。

99)脟:通“脔”,切成块的肉。轮焠:即上文的“染轮”。焠,浸染。一说“焠”作“烧烤”讲。

100)殆:大概,恐怕。

(参龚克昌《全汉赋评注》,花山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2.赏析(仅选《子虚赋》内容)

《子虚赋》是司马相如客游梁孝王时所作,后传到宫廷,汉武帝读后极为称赏,因召见相如入宫为侍郎。受宠若惊的司马相如又献上《天子游猎赋》,此赋当包括《子虚斌》及其续篇《上林赋》。这两篇赋虽作于不同的时期,却构成了不可分割的整体。篇章上假设三人对答,敷衍宏篇;艺术上铺张夸饰,穷尽叙事大赋的创作技巧;思想上从诸侯到天子的政事弊端、生活腐败,统统在批判之列。所不同的是:《子虚赋》以云梦泽为描写中心,主旨在讽谏诸侯藩王,构篇初成波澜,蓄足文势;《上林赋》以写上林苑为对象,主旨在讽谏天子,陈述主张,篇幅上形成宏篇极轨。

《子虚赋》可分作三部分,前三段写云梦泽的地理风貌和自然富有,中间四段写楚王游猎云梦之乐,最后一段写乌有先生对子虚的批评,归结讽谏主题。前两个部分列述贵族奢侈淫游的种种表现,后一部分揭示淫逸奢侈的危害。

司马相如所写的云梦泽,当是楚王游乐的田猎区域,其中的一切属于楚王专有而他人莫敢触犯,因而云梦泽的富有应是反映出楚王淫乐生活的一个侧面。赋文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排比描绘,逐一展现,体现了作者构篇的精巧和手法的高明。

云梦泽的中部群山林立,体势高大,广阔富有,极尽雄伟富丽之美。其山峰连绵交错,上插云端,下连江河。其土石富有灿烂,金、银、碧、锡,各类宝藏应有尽有:赤玉、玫瑰,各种宝玉列列于目。东面是百花园圃,花草齐备,芬芳扑鼻,杜衡兰草错杂,白芷杜若相间,芭蕉吐香,甘蔗甜美。南面是一片广博宏阔的平原,起伏延伸,直至大江、巫山为限。其土肥地美,“众物居之,不可胜图”。西面又别具一番清秀景象:“涌泉清池,激水推移。外发芙蓉菱华,内隐巨石白沙。”这清水出芙蓉的景色。具有诗情画意般的秀美,下有清泉流尚,底有白沙铺垫,上有挺立的菱茎,盛开着鲜灿的待花。这清澈的水,洁白的沙,鲜红的花,对照鲜明,互映生辉。在这里是看不出大赋语言艰涩之弊的。北面是果树芬芳,香木林立,同西面的秀美有别,那是一个喧闹的甘界,茂密幽深的树丛中,上有五色斑斓的孔雀凤鸟来回飞翔,下有白虎黑豹往复奔游,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如此写来,云梦泽由高山、花园、原野、清流、树木,构成了一幅绚丽多姿的山水图画。

如果说描写云梦泽的风物之美,尚有过于展现自然风貌而淡化了刺奢意图之嫌,那么描写楚王田猎之乐,则明显抉示出暴露侯王生活淫侈的用意。这是全斌的重心,作者不惜笔墨,多面渲染,层层展现,先是写楚王观猎。其田猎队伍华美之极:驾驯驳,乘玉车,明月之旗飘摇,干将之戟罗列,精美的雕弓劲箭为之佩戴,善驭的柏乐为之陪乘。其猎物手段之奇绝:既有勇士手扑猛兽,又有车轮■撞,马蹄踩踏,其射手技艺高超不凡:“弓不虚发,中必决眦”。其收获丰硕:“获若雨兽,掩草蔽地”,其场面动人心魄:“观壮士之暴怒,与猛兽之恐惧”。这些描写无疑是在毕现楚王“睹物之变态”的狂欢淫乐。

贵族的生活是少不了美女相伴作乐的,陪侍楚王田猎的尽是异国姿色美女。她们“若神仙之仿佛”。赋文写美女重在服饰的华美,她们披细缯,着绣裙,穿罗绮,曳轻纱,首饰用翡翠鸟的羽毛装饰,登车牵绳用美玉缭绕;她们牵衣起舞,飘然欲仙,“下靡兰蕙,上拂羽盖”。如此渲染,状尽贵族生活的淫耻奢豪。

有妖艳美女的陪侍,楚王的游猎之乐自然推进到高潮:一会儿由美女簇拥,楚王漫步于蕙圃,游览于金堤,尽情享受射鸟之欢乐;一会儿又乘坐着翠羽装饰的帷帐帷盖、画有鷁鸟文彩的舟船,纵情荡游在清池之中。这时乐声飞扬,歌声四起,激情飘逸。作者运用夸张拟人的手法,穷尽了这惊天动地的场面:“摐金鼓,吹鸣籁,榜人歌。声流喝,水虫骇,波鸿沸。涌泉起,奔扬会。”那鼓声歌声,水声箫声,组成了响彻天宇的交响乐,“闻于数百里外”。高潮过后的田猎尾声,又有无穷的余味,灵鼓紧催,火炬燃起,夜以继日,乐而忘归,楚王又沉醉在“勺药之和”的美味享乐之中了。

赋文借子虚之口列述楚王游猎生活的种种表现之后,又借乌有先生之口作了有力的批评:“今足下不称楚王之德厚,而盛推云梦以为高,奢言淫乐,而显侈靡,窃为足下不取也。”这种批评是尖锐而一针见血的。作者虽是以假设人物来代言议论,而所写的完全合乎汉代现实。《史记·梁孝王世家》载:“孝王筑东苑,方三百余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官室,为复道,自宫连属于平台三十余里。得赐天子旌旗,出从千乘万骑,东西驰猎,拟于天子。……府库金钱且百巨万,珠玉宝器多于京师”。史家之笔的概述与赋家之笔的铺陈是何等的一致,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子虚赋》的作者是借言楚王的游猎来讽谏梁孝王了。这篇赋末一段文字,在结构上是承上启下的,以“曲终奏雅”,归结上文,以抑楚扬齐为过渡到《上林赋》作了铺垫。

表达主旨的方式上,本赋值得肯定的是曲意讽谏。司马相如早年客游于王侯幕府,目赌了贵族生活特腐败,但对骄横淫逸王侯的批判,随时会有不测横祸,而以赋文描写贵族的争奇斗艳、互相贬抑的曲折方式,既可讽谏又可免祸,因而成为汉代叙事大赋讽时疾俗的别无选择的方式。

(吴家荣《中国传统文化精粹(一)》,珠海出版社2002

 

 

三、思考与练习提示(略)

 

 

资料

《程千帆推荐古代辞赋》,广陵书社2004(电子书)(推荐学生读)

孟兆臣《中国古代常用文体规范读本·赋》,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电子书)(推荐老师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8265790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