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各地学会 > 教师群

林连通:大学语文教学的重要性与广阔的研究天地
【时间:2019/1/27 】 【来源:珠海会议 】 【作者: 林连通】 【已经浏览719 次】
林连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期刊审评专家、研究员,《汉字文化》总编
 
    首先,我代表这次会议的主办单位《汉字文化》杂志社向与会的专家、学者和老师们致以诚挚的问候,感谢大家对这次会议和《汉字文化》杂志的关心和大力支持!《汉字文化》是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的会刊,是全国政协原委员袁晓园和全国政协副主席安子介二位先生创办的,旨在弘扬汉字及其文化,是一个理论与应用并举的大型学术期刊,年24期,其中理论卷6期,教育科研卷18期,迄今已有30年。近年来,为了促进大学语文教学的发展,教育科研卷开设了“大学语文建设”专栏,受到了学界的欢迎,成了刊物的一个亮点,下面刊物的执行总编莫笑牛博士将会做专门的介绍。我们举办这次会议,是想和大家一起对大学语文40年来的教学与研究进行回顾和总结,从而加深对大学语文教学的了解和认识,更好地办好《汉字文化》,推动大学语文建设。同时,也想借机谈点想法,供大家研究参考。我的发言题目为“大学语文教学的重要性与广阔的研究天地”,谈两个问题。
 
一、 大学语文教学的重要性
 
    二十世纪初,我国结束了私塾教育,兴办了新学堂,并创建了中国现代语文学科,在大中小学开设语文课。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大陆高校由于院系调整等原因,渐次停开了这门课。1978年下半年后,高校又陆续开了大学语文课。停了几十年的大学语文课,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重开呢?当时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中国语文》编辑部工作,参与了当时全国语文教学改革的工作,略有所知。下面我想把知道的一些情况介绍一下,供大家研究参考。
 
    1977年,中央批准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语文》等几个权威学术期刊复刊。当时《中国语文》的主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为了办好《中国语文》,吕叔湘先生让编辑部的同志到全国各地去联系工作。他从大家回来的汇报中,了解到当时语文教学存在严重问题。由于“四人帮”的破坏,当时大学中文系的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课被取消了,毕业的学生多数知识缺乏,文理不通,不能工作。中小学语文一直存在教学效率低,少、慢、差、费的老问题。10年上课总时数9160课时,语文是2794课时,占30%,但学生高中毕业后却多数过不了关,写不出一篇清通的文章,有的还错别字连篇,把“老大娘”写作“老大狼”,把“睡在炕上”写作“睡在坑上”。鉴于这一情况,吕叔湘先生写了《语文教学中两个迫切问题》的文章。文章对当时效率低下的语文教学和不重视外语教育提出了批评,认为这两个问题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否则会严重影响“四化”的建设。1978年3月16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这篇文章,叶圣陶、张志公、朱德熙等一些著名的语文学家纷纷在《中国语文》等报刊发文响应,于是拉开了全国语文教学改革的序幕。1978月9月5日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中国语文》编辑部联合召开了“北京地区中学语文教学问题座谈会”,会后《中国语文》编辑部编辑了《语文教学问题》丛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发行了20万册,《中国语文》杂志发行了60万册,把全国语文教学改革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由于语文教学的质量和学生的升学紧密相连,因此牵动了千千万万人的心,引起了广大语文老师、学校和行政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语文教学改革的春风很快传遍了全国。大学语文教学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恢复的。这段时间,编辑部来稿来信最多的,就是语文教学改革。我除了参加处理这些来稿、来信外,还到全国各地参加一些有关语文教学改革的研讨会。之后,为了提高高校语文老师和报刊编辑的语文水平,我们还举办了“现代汉语讲习班”“古代汉语讲习班”“编辑讲习班”,吕叔湘、陈原、朱德熙、张志公、刘绍棠、阚道隆等一批语言、文学、编辑的名家登台讲课,同时,我们还编辑出版了《中国语文》丛书《词语评改五百例》《词语评改千例》,我还主编了《文章病例评改集全》《现代汉语使用手册》,并应邀在北京大学讲了几年写作课,还主持了一些报刊的评比工作,教材的审定工作。现在我虽然退休了,但与高校的缘还未了。因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期刊审评专家和《汉字文化》总编,年年又应邀参加一些高校的硕士、博士和博士后的论文答辩和学术交流,因此一直还在和大中小学尤其是高校的师生及其文章打交道。在工作中,我深深体会到语文的重要性。语文是工具,是打开科技文化大门的钥匙。道理很简单,如果不识字,就无法阅读科技文化的书刊;如果不会写作,那就无法写文章,著书立说。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创新的时代,论文已成为考核的重要内容和同行交流的主要形式,大学语文教学的质量与文、史、哲、经、数、化、医、农、商等学科论文质量的关系非常密切,有些论文没被杂志录用,并不是内容的问题,而是语文的问题。有的论文连前面那几百字的提要都写不通顺,有的连“的、地、得”都分不清,常误用。所以说,大学的语文课非常重要,不仅要坚持,而且还要做大,做强,更上一层楼。
 
 
二 、大学语文具有广阔的研究天地
 
    无论哪门学科,只要想搞好,都要进行研究。大学语文也是如此,所以老师在学校的办公室普遍都叫教研室,顾名思义,也就是研究教学的地方,《汉字文化》教育科研卷,就是发表有关语文教学研究成果的园地。大学语文可研究的东西很多,天地非常广阔。从给《汉字文化》教育科研卷的来稿看,涉及了诸多的问题,其中有大学语文的定位、教材的编写、教学的方法手段、语言文字的教学、古文的教学、文学作品的教学、写作的教学等。语文是工具,是科技文化的载体,博大精深,它与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文理相兼的相关学科都有着密切的联系,谁也离不开它。因此,除了传统语文外,还新兴了许多边缘学科,如语言经济学、语言哲学、语言逻辑学、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计算语言学等等。这些学科常跨多个学科,具有较强的时代性和实用性。例如计算语言学,跨了语言学、物理学、数学等多个学科,它研究的计算机中文处理、语言智能、翻译器、语料库等,引领着科技文化的新潮流,推动着各行各业的发展。现在有句流行语,叫做“得语言者得天下”。刚一听似有吹牛之嫌,但细想此言不虚。现在搞的计算机、人工智能,其实就是在搞语言文字的转换,谁能占领鳌头,谁就能独步天下,于是成了当今世界竞争最激烈的领域。显然,中国语文已跨出了传统语文的门槛,进入了现代化的时代,其天地非常的广阔,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前景无限,大有可为。四十年来,大学语文为国家科技文化发展的贡献应当说是很大的。据悉,近年来我们国家发表的论文数量居世界榜首,震惊世界。我认为,这里有我们语文老师一大半的功劳,这绝不是戏言。大家知道,一篇论文能否发表,取决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专业老师管的是内容,我们语文老师管的是形式,也就是语言文字,写作。一篇论文,如果文理不通,甚至错别字连篇,即使内容再好,也不会被录用。反之,论文的内容一般,而行文很好,布局谋篇得当,文字清通规范,则会有可能被录用。
 
    总之,我认为大学语文很重要,并有广阔的研究天地,只要我们能与时俱进,务实创新,善于开发,为国家的发展战略服务,教学科研定能双丰收,《汉字文化》永远是你们展示成果和才华的大舞台!
 
  谢谢!
 
 
站长与《汉字文化》杂志总编林连通、执行总编莫笑牛合影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996357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