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文存 > 我论大语

何二元 回到初心:从“癸卯学制”的实业教育说起
【时间:2023/4/26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412 次】

(湖州会议发言)

会议名称:第二届大学语文课程与教学高端论坛暨高质量发展背景下的高校人文素质教育研讨会
会议主办单位: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
会议时间:2023年4月19日
会议主题:高职语文教育

 
各位领导,各位同行,大家好:
 
首先我要表示歉意,我在海南儋州,太远了,赶不过来,只好以视频的形式参会。——“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儋州是苏东坡人生的最后一站,今天我们比东坡先生要幸运得多了,咫尺天涯,天涯咫尺,凭借网络,仍能和朋友们相聚一堂,切磋问道。
 
历史如白驹过隙,转眼已到了2023年。大家是否知道在我们中国的农历纪年中,2023年是什么年?农历又叫夏历,是我们古老的华夏民族独创的纪年方法,是按照天干地支的配合来计算年份,按照这个纪年法,六十年为一甲子,今年应该是“癸卯年”。回溯历史,两个甲子前的1903年,也正是“癸卯年”,那一年有一件值得纪念的大事发生,就是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个现代学制“癸卯学制”的发布和实行。古人说“人生难得二甲子”,今天我们说“不忘初心”,所以这都是非常值得纪念的。
 
回顾“癸卯学制”的历史背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正值中国内忧外患之时,中国社会上兴起一股“救国”的思潮,科学救国,教育救国,实业救国……当“实业救国”和“教育救国”相碰撞,就产生了“实业教育”的思想。“实业教育”是 “职业教育”的前身,后来为什么要改为“职业教育”呢?因为“实业教育”主要指农工商,不能涵盖其他一些职业,譬如服务业,所以从外延上讲,“职业教育”的概念要比“实业教育”大。但是从精神上讲,“实业教育”要比“职业教育”更加悲壮,它总是和“救国”联系在一起,而“职业教育”似乎就更多的和个人联系在一起,譬如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的职业。所以今天我们虽然叫“职业教育”,但是“实业教育”的精神不能丢,就像华为集团面对美国霸权的打压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精神。今天我们的生存环境虽然已经大为好转,但是仍要有忧患意识,我们的国歌仍然唱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所以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回顾初心,120年前的“癸卯学制”,正是在这样精神的激励下,高度重视实业教育。“癸卯学制”有个重要文件,叫做《学务纲要》,其中有“各省宜速设实业学堂”一条,就是说要兴办农工商各类实业学堂。《学务纲要》说:兴办实业学堂,从个人方面说,是要使学生掌握谋生的技能,从国家方面说,是有益于巩固国家邦本。所以小学、中学、大学都要办实业学堂。各省也要因地制宜,广为开设:商业发达的地方,要设商业学堂;矿产丰富的地方,要设工业学堂;沿海地带,要设水产学堂……以此类推,大力开办各种实业学堂。
 
因此,在“癸卯学制”所制定的“学堂章程”中,就有《初等实业学堂章程》《中等实业学堂章程》《高等实业学堂章程》。而各类实业学堂的课程设置,都有国文课,排在“修身”也就是今天的政治课的后面,位列第二,可见其重要程度。我们以上海高等实业学堂为例——它的前身是南洋公学,后来改叫上海交通大学——在该校1905年的一份课程表上,全校各科三个学年都有国文课。铁路专科和电机专科开设“古文释义”和“作文尺牍”,航海专科开设“中国文学”。在“癸卯学制”里,国文一科叫“中国文学”,是“中国文章之学”的意思,后来紧缩为“国文”两个字,就是我们语文课的前身。
 
假如还想知道实业学堂国文课的教学内容,我们可以看当年《交大周刊》上的一则重要资料,题为:《国学系陈主任对于教授国文之新计划》。陈主任就是陈柱,又名陈柱尊,是一个国学大师,作为上海交大的国文系主任,他非常重视国文课。他说,本校同学,都是研究铁道管理或工程的,将来毕业后,或服务于铁路工厂,或进交通和工业行政部门。工作中最大的一种需要,就是文字工作。他分别从技术和行政两方面说明文字工作的重要——
 
技术方面  将来工程建设或交通管理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参观考察,需要随时随地做记录,或者作报告,假如文字不能清顺畅达,书写不能自如,就难以动人耳目。所以同学们现在必须积极进行练习。
 
行政方面  将来交大的同学假如当厂长、铁路局长,或建设厅长,要发布各种告示,国文 学好了,自能下笔千言,词能达意。无论是上行文或下行文,譬如对上报告工作,对下晓谕属员,都离不开文字。更不用说,在工作之余,记录研究心得,日积月累,汇集成篇,出版发表,更是有利于世。
 
陈柱尊所说的,对于职业教育来说,似乎是很高的目标,但是都成了事实,那时培养出来的人,不但有技术,而且有文才。我们知道,上海交大的学生中就有钱学森、江泽民。
 
当年实业教育的思想,甚至也渗透到普通教育里。“癸卯学制”《初等小学堂章程》国文课,其要义在使识日用常见之字,解日用浅近之文理,以为听讲能领悟、读书能自解之助,并当使之以俗语叙事,及日用简短书信,以开他日自己作文之先路,供谋生应世之要需。《高等小学堂章程》的国文课,其要义在使通四民常用之文理,解四民常用之词句,以备应世达意之用。《中学堂章程》国文课对作文的要求是:以日用必需各项事理出题,务取与各科学 贯通发明,既可易于成篇,且能适于实用。
 
小学、中学国文课,强调的都是“供谋生应世之要需” “以备应世达意之用” “且能适于实用”。
 
《高等学堂章程》和《大学堂章程》,由于新学制伊始,尚缺少合格的生源,所以国文一课的规定比较简单,其后随着学制发展,高等教育渐成规模,国文一课也日渐完备,“癸卯学制”重视实业教育的思想也逐渐显露出来。譬如1917年刘半农在北大教国文课,他在《新青年》上发表了《应用文之教授》一文,这是我们大学语文的第一篇实验报告。报告说:我在教授国文课之前,即抱定一个极简单的宗旨,曰:不好高鹜远,不讲派别门户,只求在短时期内,使学生人人能看普通人应看之书,及其职业上所必看之书;人人能作普通人应作之文,及其职业上所必作之文。简单的说,就是要实事求是。
 
他痛斥当时一些偏离实业精神的现象,说:
 
“现在学校中的生徒,往往有读书数年,能做‘今夫’ ‘且夫’,或‘天下者天下之天下也’ 的滥调文章,而不能写通畅之家信,看普通之报纸杂志文章,这是谁害他的?是谁造的孽?”
 
“现在社会上,有许多似通非通一知半解的学校毕业生:学实业的,往往不能译书;学法政的,往往不能草公事,批案件;学商业的,往往不能订合同,写书信;却能做些非驴非马的小说诗词,在报纸上杂志上出丑。”
 
刘半农的“应用文”概念与今天多有不同,主要是指对学生切实有用的文字,而并不完全排斥文学,他把小品文、游记等,甚至一些小说、诗歌都算在“应用文”内,而一些程式性的文书反而排除在外。这些都是可以讨论的,我们要关注的是他这篇文章的精神,就是国文课要“务实”,要“实事求是”。
 
所以,从大学语文的历史看,这种“务实”和“实事求是”的精神,不但是高等实业学堂国文课的宗旨,是后来高职语文课的宗旨,也是普通高校大学语文课的宗旨。这种精神百年流传,至今嗣响不绝,譬如吕叔湘先生在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三届年会上的讲话中就指出:“法院里当法官的审理案件,最后的写一份判决书,听说有很多法官不会写判决书,有些还是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的。这样看来,大学语文训练学生写好各类文章是必不可少的。”
 
这样,我们本科院校的大学语文和高职院校的语文课就有了某种相通之处,高职院校的语文课要服务于各种职业工作的需要,本科院校的大学语文也要服务于各种专业学习的需求,所以,高职语文是大学语文的重要部分,高职语文分会也应该是我们大学语文研究会应有的分支,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们今天这个“高端论坛”的“高端”之处。最后,让我们共同携起手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的高校人文素质教育而努力!
 
谢谢大家!
 
(注:最后半句标语口号,是会议主旨,照搬照抄,作为结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14802514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