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二元教学 > 各地讲课

何二元:为什么要直播?
【时间:2020/10/24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100 次】
 
 
    现在网上直播的节目很多,包括大学语文方面的直播。为什么要直播?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
 
    语文讲的是“听说读写”,直播就是“听”的,我们知道,“听”的效果其实不如“读”,据说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信息都是通过视觉获取的,那么,为什么不能把文字从网上发给大家,大家自己来看?以前我在黑龙江农村下乡种地,田间休息时候,就给不识字的老农民读读报纸,后来工作了,经常听领导念文件,那时候我就想:现在轮到我不识字了吗?为什么不能把文件发给我们,或挂在网上,让我们自己学习?再后来,我成了会议发言人了,我又想,难道下面那些老师们都是不识字的吗?——其实还在更早的时候,我刚当老师讲课的时候,就开始有这样的想法:这些大学生都不识字吗?为什么不能把讲义发给他们自己看呢?想来想去,想了几十年,最后我总结出必须讲课、必须直播的这么几条理由,说来给大家听听,看看对不对。
 
    第一条理由,大家天天看书,上网看文字,难免有些视觉疲劳,所以到了一定的时候,采用这种古老的口耳相传的方式,可以略略放松一下。但是这种“口耳相传”的说话方式,绝不等于把书面稿口头念一下,口头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语体风格,具有轻松、明白、生动的特点,这就提示我,讲课、讲话的内容不能太深奥,语言不能太拽,既不能满嘴官话,也要尽量避免“学院派”风格,不要把视觉疲劳转换成听觉疲劳。
 
    第二条理由,有些比较重要的内容,传达的时候需要有一种仪式感,譬如学习中央文件。教学也是如此,一定是所讲的内容比较重要,让学生自己泛泛阅读,生怕他们不能重视,所以要用课堂教学这样一种仪式,来引起他们重视。同样道理,开会,给老师讲话,也是这样。要让学生和老师们引起重视,自己首先必须重视,要认真准备,绝不能像有些专家的开场白那样,说:“我也没有什么准备,随便讲讲,讲的不对请大家批评。”
 
    第三条理由,有些话涉及到语音,只能讲,写不出来。譬如讲格律诗的平仄,仄声有去声和入声,去声是普通话第四声,入声普通话里没有了,那么应该怎么念?很多北方的老师都不会念,只好念成第四声,我记得叶嘉莹先生就是主张入声“读若”第四声的。真正的入声读法,我是会的,因为杭州方言中保留了入声,这样我就能给大家读一读。还有古代诗词的吟诵,这个我不会,有会的老师,直播时给大家示范一下,这是看书看不到的(当然网上还有音频视频,所以直播的理由越来越难找了)。
 
    第四,有些话不是写不出来,而是不方便形成文字,特别是一些真话,假如讲了还要形成文字,要发表,要出版,白纸黑字,就可能被和谐掉。这方面有时会有非常不合情理的限制,譬如我写了一本书,写的是“民国大学国文研究”,但是审了一年多也没通过,因为出版社认为“民国”这个词语有点敏感,后来把书名改成“现代大学国文教育”,这才出版了,幸好只是改个书名,没让我把书里的内容全都这样改,否则大家就看不懂我到底在写什么。作为弥补办法,我在网上宣传的时候虚拟了一个书围,注明这是“民国大学国文研究”,但效果终究还是打了折扣。
 
 
    但是如果是现场说话,我说“民国”也就这样说了,本来是一段真实的历史,为什么不能说?也许因为台湾在搞台独,我们不能让“民国”和“共和国”相提并论。但是这有点杞人忧天的,因为我们说的“民国”绝对就是指称1912年到1949年这一段历史,而现在的台湾,那是中国的一个省份,谁承认它是一个“国”?反而是现在这样的不敢说,欲说还休,反而弄得好像不太理直气壮的样子。
 
    不过这一条理由今后还能不能成立,还是一个未知数。现在有些学生喜欢举报老师,或者教室都按了摄像头了,校长坐在办公室里监控,这样就弄得老师们人人自危,只好把说话向书本看齐,照本宣读,这样比较安全。但是这样下去最吃亏的还是学生,他们再也听不到真话了,那来学校读书干什么?买本书自己在家看看好了。
 
    第五条理由,就是要有互动,上课也好,开会也好,都应该有互动,这是单纯的看书听报告所做不到的。互动不光是学生的事情,教师一方首先要有这个意识,备课时就要有所预判:这篇课文学生可能会提什么问题,我准备怎样回答。有了准备,即使届时学生不提问,老师也可以很方便地把所准备的问题变成“设问”——“设问”是一种修辞方法,就是自问自答,毛泽东做报告就常用这个方法,所以虽然很少提问,但仍然用的是启发式——这样,课堂上就比较主动,即使预判仍不能百分之百完备,互动中仍有事先没想到的问题被学生问住了,也能促使老师课后要做更深入的研究,这就是教学相长,也是互动的好处。
 
    曾经有人主张大学语文课要向“百家讲坛”学习,这是不懂得教育,两者有很大的区别。有一回“百家讲坛”节目组向主讲人提出,能不能增加一些和听众互动的环节?被易中天一口回绝,说“那还不乱套呀”。易中天是大学老师,他知道大学上课和综艺节目不是一回事。今天的很多网络直播说实话基本上还是“百家讲坛”的套路,就是把观众当单纯的接受者,把节目搞成一锅老少咸宜的“萝卜汤”(易中天语),把听众当成自己不会看书的老农。这或许也能大获成功,因为现在很多人确实不会读书,不爱读书,不过如果要我来讲,我是不会迁就这样的人的,所以,这第五条,就是每次直播,一定要留出一些时间,和听众互动,我认为一个好的直播,一定分为主讲和答问这两个部分,缺一不可。
 
    当然,这五条说说容易,真的能不能做到,还要到实践中检验。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151495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