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研究所 > 虚拟研究所

闫笑雨:《奥塞罗》:从话剧名作到歌剧脚本
【时间:2017/8/30 】 【来源:齐鲁艺苑 2000年第2期 】 【作者: 闫笑雨】 【已经浏览678 次】

    内容提要:本文论述话剧名作《奥塞罗》在被改编作同名歌剧脚本时在内容、结构等方面的删减和增添,以及为了适合音乐表现的需要,这种变化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关键词:《奥塞罗》 话剧名作 歌剧脚本


    威尔第的歌剧《奥塞罗》的脚本作者、诗人波依托在一封给威尔第的信上谈到,“如果说我能看出莎士比亚的悲剧内在的音乐性,我能用我的歌剧剧本来证明它,那是因为我使自己符合威尔第的艺术观念。因为我在写这些诗句时感受到你用另一种语言,你一千倍熟悉和擅长的声音语言来描绘它们时会有什么感受。”(转引自修海林、罗小平著《音乐美学通论》第461页,上海音乐出版社1999年版)波依托的这一番肺腑直言可谓道出了歌剧脚本的创作在整个歌剧艺术创作中的地位。歌剧艺术是一门融汇了诗歌与戏剧的综合性音乐艺术。话剧中占主导性地位的戏剧性因素到了歌剧中必须要适用于用音乐来表现。波依托为威尔第改编莎士比亚的名著《奥塞罗》很好地遵循了这一原则。

    话剧和歌剧都属于舞台表演剧,都受到舞台演出的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所以,由话剧名作改编的歌剧《奥塞罗》的文学脚本在整体的场景结构安排上依据了话剧原作面貌。但是,把话剧台本和歌剧脚本作个比较,明显可见,歌剧脚本相对于话剧台本,作了大量压缩。这是因为在歌剧中增加了音乐表现的缘故。首先,波依托放弃了话剧中的许多场景。原著共有五幕十五场,在表演中变换了十五次演出场地。而歌剧脚本改编为较为集中的四幕。第一幕发生在塞浦路斯岛上。一座城堡的外边,“一座带有凉亭的客栈,背景是码头和大海。夜晚,雷雨交加。”岛上的居民唱着歌欢庆胜利,奥塞罗赢得了人们的爱戴;伊阿古利用罗德里戈陷害凯西奥,使凯西奥丢了副将的职位;苔丝德梦娜和奥塞罗互诉衷肠。第二幕发生在塞浦路斯城堡底层的一间大厅里,伊阿古别有用心的建议凯西奥向苔丝德梦娜求情以得到奥塞罗的重新信任;在奥塞罗跟前诽谤苔丝德梦娜与凯西奥有私情,引起奥塞罗对苔丝德梦娜的疑心;苔丝德梦娜为凯西奥向奥塞罗求情,遭到奥塞罗的严词拒绝;苔丝德梦娜不小心丢失了奥塞罗的爱情信物——手帕,被伊阿古得到。第三幕,在城堡中的一座大厅。奥塞罗责骂苔丝德梦娜不忠;伊阿古设计让奥塞罗亲眼见到苔丝德梦娜与副将凯西奥的“私情”;苔丝德梦娜再次为凯西奥求情,奥塞罗愤怒之中向苔丝德梦娜打去。第四幕,在苔丝德梦娜的卧室。奥塞罗扼死了苔丝德梦娜,真相大白后,奥塞罗拔剑自刎,与话剧不同的是,歌剧的每幕之中不再划分场次,每幕发生在一个地点。

    压缩场景,将人物和事件集中在有限的几个地点,改变了原著的结构,剧情有所简化,特别突出了“阴谋与爱情”这一主题,波依托放弃了与这一主题看似关系不那么密切的人和事。波依托放弃了原著中整个第一幕。这样,威尼斯、总督、元老院以及布拉班蒂(苔丝德梦娜的父亲)全部隐退了。波依托将悲剧的开头设置在塞浦路斯,波涛汹涌的大海边,在人们欢庆胜利的合唱中,奥塞罗走上码头,这给奥塞罗提供了一个富于戏剧效果的上场,奥塞罗的勇敢和智慧、战斗的艰苦尽在不言中。而话剧第一幕中那些对剧情进展来说必不可少的内容,波依托加以了处理。话剧一开始,伊阿古和罗德里戈之间的对话是交代伊阿古和罗德里戈之间、伊阿古和奥塞罗以及凯西奥之间的关系所必不可少的。波依托依旧把这个片段放在第一幕(“罗德里戈,你在想什么?”)。歌剧第一幕结束时的一首苔丝德梦娜与奥塞罗的二重唱(“在这黑暗的夜色里”)的歌词是根据莎士比亚的第一幕的部分材料创作的。在那里,苔丝德梦娜和奥塞罗在元老院向公爵述说他们相爱的经历,不过,在这首二重唱里,波依托还融汇了话剧第二幕中他们在塞浦路斯再次相会时互相倾慕和爱恋的情感。波依托将原著中的场景和事件经过重新安排后形成了一个新的结构,改变了原著的进程和节奏。在莎士比亚原著中,伊阿古对凯西奥建议,让这位副将去找苔丝德梦娜调停从而使奥塞罗恢复对他的信任,是在奥塞罗发现了他的军官们酗酒的情形以后立即发生的。波依托在歌剧中把这个建议放在和凯西奥会晤之前。当奥塞罗看到凯西奥离开苔丝德梦娜,伊阿古故意装着没看见奥塞罗走近而自言自语着诽谤苔丝德梦娜和凯西奥的“废话”,在奥塞罗的心中布下怀疑苔丝德梦娜的疑云。这些歌词与对白的素材来自莎士比亚的原著,但波依托删去了和伊阿古的阴谋关系不大的情节,加快了剧情的进展,大大突出了伊阿古在这场悲剧中操纵别人的一箭三雕的惊人的本领。原作的一些场次被删去,另一些被压缩,伊阿古对凯西奥的“建议”只有短短的几行,而凯西奥向苔丝德梦娜求情的对话则根本不知其详,还有一些被调整,就这样波依托对原著进行了很大的改动,将莎士比亚的剧本压缩了将近一半的长度。

    话剧长于叙事,而歌剧长于抒情,波依托在进行剧本写作时充分考虑到了这一点,将原本比较复杂的情节尽量简化,紧凑化,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不惜改变原作的结构。除此以外,波依托在进行剧本写作时所谓的“符合于威尔第艺术观念”的内容还体现在什么地方呢?那便是在话剧中没有的,被波依托大为扩展的合唱部分,波依托所认为的为纯粹的歌剧手段所写的部分。威尔第听说波依托在剧本中增加了合唱部分,曾经表示要省去合唱,以保持这部歌剧的亲切的家庭式气氛。但当他看到脚本,他表示喜欢这些合唱的段落。这些优美的诗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是歌剧中不可缺少的部分。第一幕的开头,如前所述,在雷雨交加的夜晚,塞浦路斯岛的居民高唱战歌欢迎奥塞罗得胜回来,气势宏伟,烘托了奥塞罗英勇而伟岸的气质。

    新来的人  雷声隆隆!雷声隆隆!
        全体  像大炮在轰鸣!
      凯西奥  这是将军的主舰,
      蒙塔诺  卷入旋涡,抛飞天上!
      凯西奥  船头在冲破波浪,
   塞浦路斯人 它被乌云和大海遮挡,
              立刻又被闪电全照亮

    话剧中通过蒙台诺和二绅士的对话描述了差不多的内容,但仅从文学语言上,戏剧语言的气势便远远不及,何况这还只是为音乐而写的歌词。话剧第二幕第二景是在一条街道,一传令官传奥塞罗的命令让大家为战争的胜利和它的新婚或跳舞,或燃篝火,不拘形式,尽情欢乐。波依托根据这一素材撰写了一首合唱歌词《欢乐的火光》,表现人们围着篝火尽情欢乐的情景,又似乎暗含了对苔丝德梦娜与奥塞罗的爱情的隐忧,“欢快的火光,飞快地燃亮,飞快的衰亡,像爱情一样”,隐喻了男女主人公热烈而短暂的爱情,对剧情的发展是个很好的铺垫。在第二幕的中间,伊阿古设计引起奥塞罗的疑心,告诫奥塞罗“你要警惕,过分的慷慨和正直,反而会被人利用受人蒙蔽”,与此同时,“花园里传来了人们的歌声`无论你的目光落到哪里'”。这是一首赞美苔丝德梦娜的合唱歌词。当然,从整部话剧中可以找出多处赞美苔丝德梦娜的对白,但这首歌词并不像话剧那样赞美她身材“极活泼窈窕”,眼睛“多么妙”等等,而是为苔丝德梦娜营造了一种天堂般圣洁美丽的气氛,“无论你目光落在哪里,人们都心向着你;无论你脚步落在何地,花儿都来致意。玫瑰和百合花,如同那圣洁的祭坛,老人和孩子在歌唱,歌声在颂扬你。”苔丝德梦娜唱到:“天空晴朗,微风拂煦,花香甜蜜———欢乐、爱情和希望,歌唱在我心里。”特别要指出的是,当合唱队围着苔丝德梦娜,造成一种天堂般圣洁的气氛的时候,合唱队再一次被用作一种象征——在天堂,在天使的身边,卑鄙的小人并没有停止行动。

    歌剧《奥塞罗》的文学脚本戏剧性场面十分紧张简洁,抒情性的部分优美而意味深长。波依托根据自己对戏剧人物的理解对原作进行的改进也赢得了人们的理解和欣赏。伊阿古是莎士比亚精心设计的最彻底的邪恶的角色。他陷害奥塞罗的理由,在话剧中说是他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和怀疑奥塞罗侵犯了他的妻子。在歌剧中,除了交代话剧中已经交代的原因外,在第三幕的结尾,波依托的脚本是这样的:

    远处的欢呼声  奥塞罗万岁!
          伊阿古  (看着躺在地上如同死去的奥塞罗)给了他最高的荣誉!
    远处的欢呼声  奥塞罗!
          伊阿古  但是有谁能阻挡我,把这颗头颅踩在脚底!
    远处的欢呼声  万岁!奥塞罗万岁!光荣归于威尼斯的雄师!
          伊阿古  (笔直地站立着,用一种可恶的洋洋得意的姿态,指着不能动弹的奥塞罗)他倒在这里!

    从这节剧本推测,波依托认为伊阿古陷害奥塞罗的更为深层的原因是嫉妒。这嫉妒的原因是多层次的,有地位、金钱、美女的刺激,更有内心的卑鄙委琐对正直善良及一切美好事物的痛恨。也许波依托认为这嫉妒不可根绝,所以,这样彻底的坏人,并不一定是“恶有恶报”的。按照莎士比亚的原作,伊阿古没有逃脱惩罚,而是被交付去“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受什么酷刑”。而波依托却安排伊阿古“逃走”,这个结局是耐人寻味的。伊阿古的绝对的邪恶是与苔丝德梦娜的绝对的单纯与善良相对立的。将原著第一幕中苔丝德梦娜与奥塞罗私奔,在元老院面对父亲与公爵慷慨陈词对奥塞罗的感情改写成一首柔美抒情的二重唱,固然不失这段感情的美好,但苔丝德梦娜性格中勇敢的“女斗士”的一面也就完全消失了。不过,从逻辑上讲,这样更符合剧情的发展。她的绝对的单纯使她根本无法防备伊阿古这样绝对的坏人,也根本无法抵抗奥塞罗的无端的猜疑。而奥塞罗在邪恶与善良的两极中摇摆,最终毁灭于两者之间残忍而久远的冲突之中。

    除了对话剧进行适当的压缩和扩展,波依托的脚本在语言风格上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原著中的插科打诨、俚俗小调甚至色情玩笑,在歌剧中一概消失,波依托代之以优雅的诗体化语言。波依托根据莎士比亚的话剧名作《奥塞罗》改编的歌剧脚本既有忠于原作的成分,又有富于创造性的改变,难怪剧评家称之为是一部为音乐剧院上演的真正的悲剧胚胎,是“戏剧的最高体现”,因为“最大量的调性和节奏性的展开现今有了可能”。作曲家威尔第为《奥塞罗》谱曲时,已是74岁高龄的老人,他已计划从给他带来极大的声誉和丰厚的财富的歌剧界隐退。但《奥塞罗》成了他高于其他杰作的杰作,它是人的心灵的一种伟大的表现。它的灵感来自莎士比亚,它的结构来自波依托,到威尔第的音乐的有魔力的因素加上去的时候,其效果确实是“戏剧的最高体现”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36632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