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论坛 > 大家谈

大学语文,有开设的必要吗?
【时间:2016/2/27 12:50:30 】 【来源:中山大学“中大青年”微信公众号 2015-01-03 】 【作者: 中青记者:张意暄】 【已经浏览1331 次】

  大学语文: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晚上12点,杨晓明和宿舍的其他三人人手一本《诗经》,默默重复着其中的句子。这已经是宿舍集体连续熬夜的第三晚了,除了复习即将到来的城规课程考试,她们还要为明天的语文课做准备。“老师布置作业,让背诵《诗经》的片段,我们这群理科生背得都快要神经了。”杨晓明的话语中带着不满的情绪。
 
  “中学上语文课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文理科生高考都要考语文。但现在都大学了,而且我选了一个这么理科的专业,怎么还要学语文啊!”已经大二的贺欣回想起大一时的语文课,仍旧对课程的设置表示不解。而问及学了什么时,她摇摇头,双手摊开,耸着肩说:“我只记得上过,但具体讲了什么,不太记得了……好像就是一些古文和古代文学作品吧。”
 
  受访的同学中,大多和贺欣有着同样的感受。在他们的记忆里,大学语文课确实出现过,但印象并不深。而理科专业的一些学生则表示,大学语文课与本专业的内容并无太大联系,老师上课讲的东西也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理科生要学吗?
 
  “本来想着选了计算机这种电子工程类的专业,就可以摆脱语文的学习,现在看来,我想多了。”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陆羽同学哭笑不得地说。虽然不少理工专业的同学表示,对于本专业设置大学语文课程持理解的态度,但仍有同学对此表示纳闷——当初选专业就是为了能学点实际的技术,但大学语文课和本专业的知识并无联系,一节课下来,还是老样子。
 
  近年对大学语文课开设情况的调查分析结果显示,该课程最早“沦陷”的阵地便是各大高校的理工类专业。受访的中文系老师普遍认为,从专业的角度看,古诗文知识对于计算机代码或者原子粒子等的研究并无作用,但理科生对于语文的需求,并不仅限于把学术论文写得更加规范或出彩。
 
  近年来,高等教育的大众化、普及化程度进一步提高,本科教育不再是直接就业的途径,而更多转向了对年轻一代人的素质教育和基本能力的培养,同时从传统的强调专业转向强调职业。专业是指一个人的知识结构,但在全球化的师弟啊,大多数学生的工作与所学专业并不对口,这是因为职业方向对专业的要求已不仅仅是一个学科,更要求学生懂得多个学科的知识。一个人一辈子不应该学一个专业,而应由多个专业构成个人的职业方向。(消息来源:新华网 北大中文系 陈跃红教授)
 
  大语:提升文学素养的良药
 
  对此,受访老师均表示,大学语文课致力于大学生文学素养的提升。珠海校区大学语文课教师李晓红认为,中文系学生相对于其他专业的同学会更多地去接触和研习相关的文学内容,而对于非中文系的学生而言,他们则需要一个外在的课程设置,集中时间进行系统的语文学习。中文系的倪彩霞教授指出:“大学语文从教育的本质来看,是非常有意义和有必要的,语文教育其实就是中国语言文学的素质和通识教育。”同学们在学习中也许并不会感受到像理工课程那样实际操作能力的提高,但对于包括语言组织能力、文字表达能力在内的“软实力”而言,却存在着无形中的推力。
 
  有着多年大学语文教学经验的史洪权教授表示,课程的开设可以帮助同学们在拥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同时,了解中国悠久的文化。懂得“制度有优劣,文化无高低”的基本常识。
 
  中文系的庄初升教授认为:“当下全社会的语文素质总体呈现下降的趋势,不少人的语言文字功底和人文素养的水平,都是令人堪忧的。在这一现状下,承接小学中学的传统,在大学继续开设语文课就尤为重要。”
 
  大语课堂渐入“冷宫”
 
  “就我们班的情况来看,大家喜欢占座,不过都是占最后一排。”赵颖同学如是说。她表示,上课最常见的场景,不是低头玩手机,就是趴倒一片。“当然啦,也有特别认真的,我估计那都是真爱。”她笑着调侃道。
 
  对此,中文系的倪彩霞教授表示,同学们对大学语文兴趣不大,老师们对大学语文热情也不大。其实原因是一样的,老师讲自己的研究心得,讲得好,同学们肯定听得有兴趣,课堂绝对是互动的。
 
  在调查过程中,同学们也表示,对于课堂气氛比较活跃的大语老师,还是愿意去听一听的。他们认为,相对于含金量很高的纯理论课,更加倾向于也许质量不及上述,但形式更加丰富多样的课堂。
 
  庄初升教授同样指出:“师资力量不够,教学水平也参差不齐,如果教材内容和老师的教学理念比较落后,对同学们的吸引力就会大大降低。”同时,当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着重外语轻母语的倾向,学生对这一突出现象也缺乏到位的认识,这也是大语课堂遭冷落的“罪魁祸首”。
 
  史洪权教授在多年授课后表示,大学语文不受重视甚至不被同学们“宠幸”主要有两个原因。从整个社会大环境来看,有一种急功近利的趋势,大家希望学到的知识能够立竿见影,有速成的效果;从老师的角度来看,他们迫于学校重科研而轻教学的压力,把大学语文当作完成教学量的任务,而非当成培养学生对于文学的爱好和提升自身修养的手段。“孩子是无辜的,不能简单地把原因归结于学生身上。”他说。
 
  大语的前世今生
 
  大学语文课从开设以来,一直稳居“必修课”的地位,但2013年初,全国受调查的91所高校中,七成将理工类专业中的大学语文改为选修课,随后,“大学语文”也先后被一些文科专业移出必修课的队伍。
 
  针对当下中大的语文课现状,该课程的负责老师詹拔群表示我校的大学语文课类似于限制性选修课。“可以选择,但是选择的主动权不在同学们手中,而是由不同院系和专业来选择。”不同学院根据本院的情况自行决定要不要开设这门课。
 
  詹老师认为将选择权交由院系能够对学生起到一种引导作用。“如果让同学们自己来选择,可能会出现类似于通识课的情况,在对它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姑且不选。”
 
  大学语文课一直饱受争议,在詹老师看来很正常,他指出,关于大学语文的改革已经说了很多年,但一直没有切实可行的措施被提出。
 
  詹老师同时表示,中大从开设大学语文课至今,在课程设置上先后进行了两次转型。第一次变革出现在珠海校区刚建成时,他说:“因为跨越了不同的市,所以中文系在这一课程的教学上压力也比较大,老师需要两头跑。”当时大学语文课是非常严格的公共必修课,每个院系的同学都需要学习。“虽然那时候大学语文有专职的老师,但是数量并不多,我印象中最多的一次是一个老师要教800多个学生,可以想象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工作量。”当时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教授上课,从课程的内容上看,他们也比较倾向于传统型知识和理论的教学,更为强调古典的东西,现在则融入了更多和时代相匹配的新内容。
 
  第二次的变革可以说是全国多所高校“百花齐放”。2010年,北京大学前中文系主任温儒敏先生组织并重新编写《大学语文》教材,教材也经历了一次比较大的改版。詹抜群老师说:“现在我们学校用的就是这本教材,变化最大的就是教材内容的布局,现在采取专题式。”
 
  他指出,传统的语文和语文教材已经不能适应当下的国学发展现状。一方面,同学们需要更广的知识面。“类似于通识教育的开设理念,让同学们掌握一些其他领域的知识。”另一方面,大学语文课一直由中文系老师兼职授课,可以看作是中文系的额外任务。但它并不像大学英语和政治思想课程一样具有一个专门部门统一管理,任课老师的工作量相当于变成了之前的两倍。詹老师说:“中文系的分科很细,而语文又属于涉及范围很广的课程,所以对于老师的要求也就比较高。之前是资历丰富的老先生代课,但他们退休后,就开始由年轻教师接手,所以就要划分为不同的专题来授课。”《大学语文》教材中,专题很多也很细,一学期下来无法全部讲习,于是就采取公共部分和自由选择相结合的形式,在自由选择的部分,老师可以根据自己研究的方向来讲。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了资历并不深的老师一定的发挥空间,对于教学质量的提高也有着推动作用。
 
  大语的明天:to be or not to be
 
  如果要你去掉一门课,你会选择什么?对于这一问题,同学们作出了不同的回答。在90名需要同时学习大语、高数、大英的同学的反馈中,53人在纠结后,还是将票投给了大语。大家均表示英语要考四六级,如果出国,英语成绩也必不可少。信科和数计学院的同学表示,高数对其打代码、算数据都有用。排除下来,就只剩下大语了。但也有超过30%的同学表示,教学形式如果可以更多元,改变传统的讲学式,听听文字和语言的知识也是一种陶冶情操的不错选择。
 
  对于同学们对大学语文持有的不同态度,任课老师李晓红表示,大语是一个不具有显性回报而且见效时间长的课程。“我认为《大学语文》的优点在于集中的作品精读,各个老师会结合自身的兴趣与研究专长,选择相应的精讲篇目,这样可以收教学相长之效。”
 
  庄初升教授认为,大学语文应像大学英语一样,各院系均开设,重视英语的同时,母语教育同样不可忽视。詹抜群老师在亲眼见证中大和国内多所高校的改革和政策演进后指出:“取消这个课程的开设,目前还没有哪些学校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而且前几年,国家还提倡加强母语教育,取消大学语文课跟国家和文化发展的大方向也不是特别吻合。”在他看来,大学语文非但不该取消,反而应该进一步加强。
 
  而倪彩霞教授则“大胆”表示——大学语文这门课可以撤销。她认为,大学语文的目的是中国语言文学的素质和通识教育。现在学校推行文科的通识教育,中文系开设了很多通识教育课程,都是开课老师的研究领域和多年研究心得的结晶。相比于大学语文课,更具有针对性,也更有价值,对学生帮助也相应更大。史洪权教授也表示,在中大实行博雅教育的前提下,通识课的开设对于学生人文素养的提高更具显著作用。
 
  倪彩霞教授认为多开几门与语言文学相关的公共课,达到的效果可能会超出大学语文课的预期。她说:“就我本人来说,我更愿意开通识课,讲自己的研究心得。”就像温儒敏教授分专题编撰《大学语文》教材一样,教师更擅长自己研究领域的内容。相对于大学语文课,通识课不存在“必选”的公共部分,授课内容的选择更加自由。“老师讲起来更加深入和前沿,也更加有趣味、有热情,同学们的兴趣就更加容易被调动了。”
 
  在大学语文是否开课的不同意见中,究其原因不难发现,同学们希望语文课可以摆脱“填鸭式”的枯燥乏味——比如实用的语言运用技巧、对于经典好书中精彩片段的讨论交流等。老师们也指出,更为有效和实用的教学模式在大学语文一课上亟待被探索和建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854296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