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论坛 > 大语危机

湖大大学语文组成员老师发文《更多详尽事实》
【时间:2016/2/12 13:17:04 】 【来源:华声在线 2014-12-03 11:33:52 】 【作者: 不详】 【已经浏览1313 次】


华声在线 > 华声新闻 > 社会百态 http://news.voc.com.cn/article/201412/201412031133529964.html

  2014年11月30日,湖大爱晚红枫论坛官方博客转载了一篇大学语文组成员老师名为《关于语文事件更多详尽事实》的文章,对湖大拟取消大学语文一事做了一个阶段性的回顾与说明。

  关于语文事件更多详尽事实

  这几天关于杨建华老师以及大学语文的事情在圈子里吵得沸华声在线 > 华声新闻 > 社会百态 > 正文扬扬,我是文学院的一员,也是大学语文组的一员,对这个事情有所关注,但是一直保持沉默。有好几位同学与我联系,希望我谈谈看法,我也不知说什么是好,因为第一,我对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了解,不敢妄下评论,第二,杨老师本人以及谭军武老师都做出了很好的回应,我没必要再画蛇添足。我总相信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见解,摆事实,说道理,自能辨别是非,到得最后,大概能够心照不宣,达成共识。

  然而事情并非我所想的那么简单。先是爱晚红枫上有位新注册的“热爱和平小蜜蜂”同学,收集了一些材料,试图平息这个事件,解放“被绑架的舆论”,用心良苦,然而他(她)又说到新上任的处长亲民之风,“很让人感动”,令我颇觉诧异,觉得这位同学感情真是丰富。今天看网页,又有一位“祗烨”同学,指出我们大学语文由必修改为选修是“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是改革往前走时需要付出的代价,这种观点是对是错,且不论它;又批评我们组老师是“自己利益会在改革中受损,抗议不成功,从而一味加好友而利用自己的文字来鼓动广大尚未心智成熟的同学们来为自己壮大力量”,并与香港占中事件相提并论,大声以色,真就让我觉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军武兄对此有所回应,表现了清明的理性和严谨的风格。“诗人疾之而不能默,丘疾之而不能伏”,忝为语文组的一员,我想就我所知,在他基础上再说几句话。

  首先,教务处对大学语文作出改必修为选修的决定真的征求了民意吗?我对他们的论证过程并不了解,其他同学是否了解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点,没有任何人对作为当事人的我们语文组成员进行咨询和商榷。不错,我们也有知情权,知道的就是教务处已然作出了这个决定。

  其次,改必修为选修是真正意义上的选修吗?据我所知,教务处就此专门召开了会议,在讨论过程中,各个院的当政者当机立断,决定其院2015年起不再选修大学语文课。不错,他们也行使了自由选择权,但这只是当政者的选择权,他们只能代表他们自己。

  第三,我们组的成员真的是因为自己利益受损起而抗议,因抗议不成功而“鼓动”广大同学吗?首先我必须承认一点,每一门课的设置都与我们的课时工资挂钩,取消了大学语文确实会令我们的工资部分缩水。但我同时要指出,几十块钱一节课的课时工资,一学期32课时,满打满算都不到1000块的“利益”,真的值得我们不顾一切地抗议并且鼓动“尚未心智成熟”的学生吗?

  第四,我们的抗议行动能与香港占中事件相提并论吗?占中事件真的就是“利用假民主来煽动民众只为保全自己在改革前进中必须为大众牺牲的利益”吗?在一个“只谈风月(娱乐),不(能)谈国事”的国度里,把一个老师和学生间的选课事件上升到无耻的政治的高度,真的好吗?

  提出以上这些质疑,并不是针对这几位留言的同学,因为我深深地知道,他(她)们也只是自上而下的“民主集中制”的受害者,甚至连教务处乃至学校的这帮亲民的领导,也莫不如此。所以我常说,这种目光短浅、行事颟顸的风格不自今日始,也不独湖大如此,只是湖大显得尤其轻率而已。我自2011年毕业到此工作,三年多来感受最深的就是教务系统时常更换,各种举措层出不穷,大班上课外加小班讨论、大学期加小学期、45分钟一节课改为两节连上90分钟、人文李达班断断续续最后撤销、成绩登录一年一换,真可谓“更变千年如走马”,折腾到今天,似乎还没有一个定数。至于人文学科之被代表,被边缘化,人微言轻,更是不争的事实。凡此种种,都让人觉得特别失望,远不是一个有着悠久传统的综合性大学应有的表现。现在这几位同学的留言,尤其让我觉到一种悲凉。

  记得有人问从事了一辈子诗词教学的叶嘉莹先生,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行业,叶先生回答说:诗词能使心灵不死,文学能使心灵不死。在这样一个浅薄功利浮躁的时代里,诗词和文学所能发出的微暗的火焰,恐怕都将被行政的力量打着民意的旗帜掐灭。我愿尽我微薄的能力,追随诸位同仁之后,为我心中的文学和学术招魂。

  谭老师的原文:

  按:本来今天不想发文,但看到祗烨同学的回复评论,我觉得有些思想倾向需要加以厘清,因此简单做些回应。以下为祗烨同学的原文。

  请不再删除我评论,这里说三点:

  一:语文课改选修不是一时决定的,是教务处经过大量前期准备工作后的结果,国内多所知名大学语文早是选修,换句话说,教务处课改是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改革往前走总是需要一定代价的,纵然被骂也必须走!再者课改选修不代表不开课,让想上语文课的同学选择语文,这才是大学增加学生自主选择进步的一点。第二湖大千年学府,靠的不是语文知识,而是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气息,靠的是湖大从古至今的伟人人格魅力,与一门语文课,会被几首古诗,会分析一篇文章是大相径庭的。

  二:老师教学语文课,应该不在乎学生数量的多少,而是在意学生们是否有一颗真爱语文的信,选修课目的不正在于此吗?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我想老师应该是懂的。

  三:老师不满教务处课改是老师与教务处的事,都是有一定阅历的知识知识分子,应该知道事有事的处理规则,自己利益会在改革中受损,抗议不成功,从而一味加好友而利用自己的文字来鼓动广大尚未心智成熟的同学们来为自己壮大力量,要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如果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老师应该明白香港占中事件!利用假民主来煽动民众只为保全自己在改革前进中必须为大众牺牲的利益是明显错误的!

  我的几点回应:

  第一,教务处是否针对大学语文进行了大量细致科学的准备工作,我无从得知。到目前为止,此次事件多带来的讨论思考与影响,实际上早已超出大学语文课程存废本身。湖大教务处(或更高管理机构?)以改革为名动辄进行各种五花八门的“整蛊”,敢为人先,令师生身心疲惫,槽口吐断,依然初衷不改,这是事实。远的不论,就我所知近十年,本科培养方案、课程安排、学期制度、教务系统等等,就像韩式整容一般,层出不穷。而其带来的成果,就是本科教学的大量混乱,师生无所适从。所以,祗烨同学,改革未必都是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改革是一种创新,但不是狂躁的癔症。

  第二,湖大自诩千年学府,其人文精神当然不是靠一个大学语文课来撑起风骨的。但你将语文之学,理解为字词句的摇读背诵,显然是不懂也没有真正学好这门课。对大学语文教学效果的评论,透过这次事件,形成了与官方结果的极大反差。语文效果的好坏,其实与学习者自身能否按照要求进行阅读与学习也有很大关系。祗烨同学,你以小学那种应考式的基础知识学习眼光来理解博大的语文,实乃陋见。我从来就是希望跳出课本之外,引导大家多读多思多想。你如果自己未能体会语文之美、之博、之广、之深,而贬低其人文价值,那只能是无知者的无畏。

  第三,祗烨同学,你提到了行事原则,我不太理解指的是什么。如果你是说要听从领导的安排,揣摩上面的圣意,规规矩矩,任人胡为的话,我是坚决不苟同的;如果你是指要理性客观的辩论,科学自由地探讨,克服情绪化与亲缘偏袒,我倒是很赞同的。不过你最后亮出寒光血刃的权力之剑、武力恐惧,真让我不寒而栗。我希望这是你出于一种爱护而进行的友好警醒,而不是充斥愤懑的“威胁”——如果这样,湖大的人文教育得有多失败啊。至于你对事件中同学们心智上成熟度的判断,对我们老师利益私德的诛心之论,我不想作太多解释。我相信,湖大学生,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会通过各种文字辩论读懂这次事件,也能学会读懂时代!正是参与让每个人不断成长。

  另外,祗烨同学,我真的非常注意自己的措辞了,相比你的激情,我觉得自己已然克制有度,所以,“鼓动”学生云云这种环球体或人民日报概念,就还是不要用了吧。

  我始终想,如果说湖大还有什么让教师留恋的话,那肯定是生生不息怀着求知梦想而来的一代代学子。作为一个老师,特别深受人文浸染这么多年,我们还没有无耻到发动学生以求自肥的地步——祗烨同学,你这么想,是不是恰恰证明,这正需要在湖大加强人文教育,以克服利益短视的急功近利呢?

  权作回应。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813076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