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一国文 > 港台海外

李玉珍李贞慧:台湾通识教育中的中文课程设计
【时间:2011/3/31 】 【来源:“全球化与中文研究的新方向”国际交流论坛 中文/东亚系所课程规划 】 【作者: 李玉珍、李贞慧】 【已经浏览3585 次】

国立清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李玉珍  国立清华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李贞慧

●李玉珍: 

     前面的报告很精彩,而且也谈到了两个个问题:课程的设计以及教学方法。我们的报告则将提供清华大学中文系的经验,以供大家参考。

    本报告将分定位、目标、内容设计三个纲领,介绍清华大学中文系对全校提供的中文课程。在台湾,几乎所有的中文系都必须负担全校的大一“国文”课程。此一课程还是以中文系为本位来谈定位,就是从中文系的立场而言,国文课程在通识教育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为它应该提供学生两项训练:语言能力的训练以及常常被忽视的人文素养。一般而言,校方常常视语言能力的训练为中文系的“专业训练”,其实他们指的是“应用文训练”,而非中文系教师比较关怀的提升学生的人文素养,因此造成通识中文课程的定位落差。 

     至于通识中文课程的目标,从清华大学中文系的开发的诸多实验课程来看,面临是语言情境的调整问题。因为学生的背景非常地多元化,来自不同的科系(譬如经济系、法律系、医学系、资讯系),他们本科系教材的语言风格情境,与我们选用的教材内容,都必须跟中文本科系有所区别,需要调整。但是大学的通识中文课程虽然可能是非中文系学生唯一、最后学习中文的机会,我们总希望给他们比较全面性的介绍,能够奠定他们以后自我学习的方法与兴趣,所以不能像高中国文一样教,除了语文鑑赏能力之外,能够灌输给学生比较宽阔的人文学视野。

    问题是各校对中文系有一定的看法,比较重视学生的语文应用能力,所以会要求设计像“新闻英文”、“应用文”,甚至“公文写作”的课程。中文系如何把握机会,兼具比较精緻的人文思辩与文学训练,就成为最重要的目标。因为语文训练并没有办法跟文学或是人文的知识切割分离得那麽清楚,没有内容的作文,即使逻辑清楚、词彙漂亮,也未必是篇好文章;词彙广度与表达深度才是好文章的基础。但是在有限的学分限制里,如何将一个中文专业的研究成果,由深入浅地训练学生,甚至要提升广度,还是必须有技巧。 

    我们建议比较实际的做法为:(一)转换古典的语言情境,来适合现代学生的环境跟程度;因为,不可讳言,现在全球学生的语文程度(不论中英)都普遍低落,甚至他们的阅读与书写习惯都剧烈改变中。(二)面对一般重理工轻人文的世俗评价,必须设法提升学生的学习中文的兴趣,开发他们的性向,甚至激发功利考量。(三)中文系不要单打独斗,应该设法与其他人文学科交流,甚至融合,增加中文教育的活用层面。这三个经验是我们这几年培育师资、设计教材获得的重点,提供大家参考。 

●李贞慧: 

     现在就由我来介绍一下清华大学为通识教育所开的国文课程,或者说中文课程的主要内容。刚刚李玉珍老师为各位介绍的定位跟目标,我们的国文课程,不可讳言,其实是面对很多挑战跟压力,所以我们必须做一些调整跟变化。清华大学的国文课程一开始是以“文化经典”为名开课的,这些年来为了回应全球的华文热,还有台湾社会对提高学生语言能力的需要,包括在校园里面,配合本校对通识教育整体的改革跟规划,所以我们用“文化经典”为名,常常引起一些质疑,这种质疑就是来自“文化经典”这四个字,尤其文化经典的课程都是选用中国文化经典,因此在清华或是在台湾社会里面会引起很多的质疑,这种质疑包括了中国,中国跟非中国;其中中国又分中国跟台湾,非中国又分西方跟非西方,所以说,是英文跟非英文的;然后还有汉族跟非汉族的、男性与女性的。 

     所以从这学年度开始,经过很多讨论之后,我们的国文课程有了如下的变革,也做了相当程度的调整跟改变,产生了一些成果,但是也有很多的困惑、很多的困难,在这个地方跟大家分享,希望抛砖引玉,能够得到大家的迴响,做为将来可以更进一步的依据。 

     现在我们的国文课程为通识课程所开的主要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是结合语言学,提高语言能力训练所发展出来的写作课程,我在这里只是想强调,这虽然是因应很多的压力所做的不得不然的改变,但是我们仍然希望能够注入很多属于中文系的,人文的关怀。以我个人,或者是在清华中文系曾经做过的一些尝试,我们在教学生写作的时候,可能会跟学生讲特殊的写作策略,文章有时要写得很艰难,有时候要写得很简单。我曾经举过两个例子,一个是李文月老师,她曾经在《午后书房》或是某本书里面写过关于文章要写得平易的见解;另外一位是王文兴教授,大家都知道他的文章很艰涩,他写《家变》的时候,那种语言真是诘屈聱牙,但是他有他的文学见解。我把这两个文章放在一起给学生看,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写,然后我就带入了一个文章的特殊写作策略,或是将文章的平易、艰涩的分别概念带入,那麽这个文学的概念就生成了。譬如说,我们也曾经讲过翻译的问题,不同的翻译会造成不同的阅读效果。《尤里西斯》在大陆有两个译本很有名,一个是萧乾,一个是金隄,我就取中间一段让学生去读,并询问他们的感觉,以及不同感觉之下的文字效果,那麽文学概念或许就带进去了。 

    譬如说,大陆地区的朋友们应该也知道文学跟报导文学的分别,在报导文学方面也许有文学的概念,我用的是可能在大陆是禁书的《中国农民报导》,我们都是尝试在中间放入一些文学的概念,跟人文的关怀,不是完全只有语言的训练。这在师资上可能会遭遇到某一些困难,在这个方面我们努力地做一些提升。刘正忠老师,他是华文世界很有名的唐捐,他加入了这个阵容之后,我们会有更高程度的一个提升。 

     这是我简单做介绍的第一部分。第二个部分是为了提高学生人文素养,还有对中国文化经典的了解而设计的“文化经典”课程,这个部分併入学校所谓的“七大向度”,除了我们传统的专书跟专家诗文的讲授之外,因为空间被压缩很多,所次我们尝试规划一些讲座的课程,希望能在在有限的授课时间之内,第一个,对中国文学或中国文化有一些重要的内涵跟概念,引导学生做跨文本跟多向度的思考跟解读;第二个,我们希望将来能够整理成书,或是将来可以在网站上将上课情况的录影对外公佈。这样的话,虽然是有限时间,但或许我们可以做最大利用。我和李玉珍老师分别开设了一个讲座,我开的是中国诗歌美学的讲座,李玉珍老师开设的是宗教文学,宗教与文学的讲座。 

     在我这个讲座的设计理念上,在台湾的抒情美学虽然是由两位在美国的先生:高友工、陈世骧提出的,但是在中国古典诗学研究上,诗歌美学它最开始是针对西方所谓的“史诗”传统,抒情传统对史诗传统对照所提出来的,这个虽然是两位在美国的先生所提出来的,但是它真正的壮大其实是在台湾,而且现在还是进行式,还在发展之中。这个讲座我请到了在台湾这个壮大传统的重要学者来上课,包括柯庆明先生、颜崑阳先生,黄景进、陈万益、蔡英俊、龚鹏程、张淑香、郑毓瑜,因为时间的关係没有办法请来吕兴昌先生、吴达芸先生,张淑香先生最后也可能没有办法来。还有方瑜先生,她跟这些先生是同一辈的,虽然没有参加他们所谓的文学讨论会,跟中国文学批评研讨会;文学讨论会是在台大,他们在学生时期或是很年轻的时候所成立的一个讨论会,后来这些人到清大来,成立了中国文学批评研讨会,并且延续这个传统,方瑜老师虽然不是这个文学讨论会或中国文学批评研讨会的成员之一,但是他大概跟他们同时代,所以我请他过来跟同学讲课。 

     透过授课的内容,我希望能够做到对跨文本的、多向度的某些重要内涵跟概念的反覆思考,主要就是教学生怎样读诗。这门讲座引起不小的迴响,因为我们开放选课的结果,有一百二十几位同学来修课,在清大这样的理工大学里,其实是蛮难得的成绩。那当然,最主要遇到的问题,还是师资。这样的讲座当然可以扩大它的影响力,但是将来我们如何再设计新的讲座,如何再产生“七大向度”的其他课程,像电影之类的,怎样跟这些课程竞争,让大家进入中国文学的领域,还是我们必须再努力的一个方向。 

●李玉珍: 

     这是第一场讲座,主题是四大经典群还有日本佛教文学。第二场。我想利用大家在看的时候跟大家讲一下,我们宗教与文学的目的是要介绍:1、宗教典籍里面的特徵,2、宗教文学。宗教文学主要是以主题和内容来分的,并不是以作者的身份来。第三个就是以宗教做为符号象徵,在不同文本里面的呈现。当把宗教当做一个符号象徵在文本里呈现的时候,可以看到它在诗歌、电影、小说的转化。至于学生的背景,教宗教文学可能比教诗学有一个更大的挑战性,现在的学生这麽年轻,不会考虑生死的问题,宗教对他们是非常地遥远,他们的生活经验其实是有距离的,所以怎麽让学生能够切合他所关怀的问题,这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但是我想整个课程的目的,就是把宗教做为一种分析文学等现象的方法或者是视野。像关于聂小倩的系列电影,从小说到电影,事实上在讲宗教里面的情慾问题时,我们发现用视听教材也是非常好,不管是《西藏慾经》,或者是别的,为了顾及学生的宗教背景不同,所以我们基本上除了伊斯兰教没有请之外,我们希望每个宗教都有代表出来讲。 

●李贞慧: 

    虽然是全球华文热,很多老师从功利的思维出发,但是我们中文系绝对不可能只有语言的训练,我们还有很多人文的关怀,所以我们必须在有限的空间之内,做最大的努力。 

     第三个部分就是为兴趣浓厚程度较高的学生开设的专业课程,我们最主要的做法是开放我们中文系的专业课程给其他系的学生来选修,做为他的通识学分。 

     简单来说,上述的课程第一项是必修,第二项第三项是选修,就因为是选修,所以我们必须有这样的规划,然后,学生必须在包含中文课程在内的七大向度课程中选出五门,这是我们目前的规划。 

●李玉珍: 

     做个简短的结论,这种通识教育的改变跟五年五百亿有很大的关係,所以要知己知彼。目前我们所了解,政大的中文系跟澹江外文系合开比较文学的课程,台湾大学是整合整个人文学科开荣誉讲座,而不是精英讲座,就是培养一个将来的公民素质领导人才必须具有的人文素养,他们是採荣誉制,不强迫学生一定要选课。比较起来,我们清华中文系设计这个通识课程,主要有三个特色:第一、尽量不把语文训力跟人文素养的训练分开,并且採取阶段性的课程。我们这边比较幸运的是有语言所、写作中心支援,同时也希望藉这种训练教学相长,培养我们的师资,并顾虑到学生将来的出路问题。第二个是以中国文化经典为主,这可能无法跟政大的比较文学比较,但是相较于台湾大学的文化经典也不太一样,我们接下来是考虑如何跟其他的人文科系配合,或者就七大向度之间有所支援。那第三个比较不一样的是不去强调荣誉课程或精英教育,因为我们认为,中文语言能力、写作能力是所有的学生都必须要提升的。昨天也有老师提到,高中老师教好一点,我们比较轻鬆,所以我们的写作中心也办一些短期的,提升语文训练的班级,提供给国中国小学生。另外,因为我们是中文系,有很多的学生毕业是进入高中去教书,我们也跟高中合作,提供他们写作方面课程的训练。这是我们整个的概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854493 位浏览者